大周皇族 皇甫奇

人物传记 风太苍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我不知道我父母是谁,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样子,从我记事以来,一直跟着他们讨生活,受尽世间冷暖,我明白,要活下去只有靠自己,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比他们都努力,每次出去都会有点收获,这样引起别人的妒忌,比我大点的孩子欺负我打我,骂我,抢我用毒打换来的东西,老大这时都会在一旁冷眼看着,每次拳脚落在我身上,我都会咬着牙,不让眼泪流下来,他们打累了,就在一旁享受我的收获,老大就会丢过来一个发硬的馒头说下次再多拿点。吃着馒头,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我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在一个下雨中夜,点燃了用血换来的mi魂香]

    趁他们睡着,找来绳子把他们一个个绑好,拿出老大他最喜欢的那把匕首,一刀一刀的捅在他们身上,忘记了捅了多少刀,忘记了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杀了他,刀折了,累了,忘记了害怕,有的只是无尽快感。记住负我之时,屠尽欺我之人,收拾好值钱的东西,向着说书先生口中的mén派出发,世上少了十三个活人,多了十三具尸体,可是,又有谁在乎呢!

    向东,一直向东,不知道走了多远,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身上的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huā完了,身体麻木了,脚破了,只有一个念头,继续向东,向东,到了那里我就能改变命运,到了那里我就能更好的活下去,我要改变命运,要更好的活下去,没人能欺我,

    向东,向东,‘休息一下吧,就一下’靠着老树坐下,嘶,不小心碰到大tui昨天被大狗追留下的伤口,拿出一个馒头,吃完喝点水,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向东,向东。视线模糊了,摇摇头,继续前行,‘好冷,好冷’好困,好困……再休息一下,就一下……好暖的chuáng,好多烤鸭,好多………

    黑暗中,我感觉到身体在上下走伏,耳边有车轮转动的声音,鼻子嗅到淡淡的青草香,转了转眼睛,“孩子,你醒了,耳边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那一刻,心里充满了感动,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双慈祥,关切的眼神,一个大概六七旬的老人,时间的年轮在他脸上留下了深深的记痕,饱经风霜的脸上挂满了长辈的慈爱,“孩子,你怎么会一个人躺在大路上呢?你家人呢?你身上的伤我给你包扎好了,饿了吧,吃点粥吧,”那一刻找到了亲人的温暖

    吃着碗里的粥,眼泪第一次流了下来,为了能把这份感动留到心里,和着眼泪大口大口的吃着碗里的粥,“孩子,别急,慢点吃,别噎着,这里还有,”半晌,吃饱后,轻轻的放下碗,望着老人。

    孩子,你怎么会一个人倒在路边,你父母呢,“我没见过他们”那你是打算去那呢,“我要去学武功,不再受人欺负,”老人听后嘴chun微动想说什么去又没说什么?现在在luàn世谁都想不被欺负谁都想好好活下去,可,现实是很残酷的,“那你是去那学武功呢。“东方,说书的先生说那里有mén派,会教人武功,我要去那,”向东,方圆几万里都是始魔宗的地盘,就他的资质能进得去么,老人叹了口气,那你从那里来,“青水县”咬了咬牙,半晌才讲出来,青水具?从这里到青水具一两百里,这孩子能走这么远也算是不错了,也罢,我这张老脸就豁出去了,帮这孩子一把吧,,孩子,我知道那mén派在那,我带你去,不过你要听话,以后就叫我齐伯吧,“谢谢你,齐伯”这巨大的惊喜让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能暗下决心:齐伯,从此以后就由我来守护你,

    齐伯是始魔宗一外mén弟,达到住胎境第四重,因资质有限,被分配到厨房负责采购,这次下山是为了采购一些生活用品,碰到一个人躺在路上,生命垂危,动了侧隐之心,那你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二蛋”他们………齐伯完全能想象得到一个孩子的艰辛,没有名字,风雨中飘泊,太多的艰辛,也算苍天有眼,那你以后就叫风太苍吧,“风太苍”我有名字了,我叫风太苍,风太苍,以后我就叫风太苍了,“齐伯谢谢你,以后我就叫风太苍了。一个武道坎坷,相信努力能改变命运的强者就这样走向成为绝世强者的道路。后人世人只知道他的不屈,却不知道他的信念是为了守候一个人

    离始魔宗还有七天的路程,齐伯告诉风太苍一些修炼的基本常识,空间当中游离着名种各样能量,共分为几大类金木水火土基本五行,风,雷,光明,黑暗变异能量以及时间,空间至尊能量,每天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属xing能量,而武者就是把周围游离的能量吸纳到自身,来状大自己,修练就是先练肺腑再练身体,让自己的身体更强大,能更好吸收容纳更多的能量,当练到更深层次就可以移山填海,逆天改命,掌握自己的命运,超脱天地,而要成为一名强者要有一个不屈的灵魂,以及属于自己的武道意志,意志越强大就走的更远,绝世强者,不光要有强大的意志还有坚定信念以及一颗能吃别人不能吃的苦,做别人不敢做的事,一颗视死如规的心,你能做到么?“我能,我要做最强者,我要把欺我之人踩到脚下,我要改变我的命运,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我要走那一条属于我的道路,握紧拳头,仰天大吼道,一股不屈的意志在周身环绕爆发,无形的气劲冲天而起,齐伯抬头看着天,心念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一棵老树下,盘膝坐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旁边一辆马车上坐着七旬左右的老人,慈祥的看着少年,眼睛里流lu出那深切的关爱以及那一抹无尽的悲哀,此子有坚强的心,却没有那武者的气运,希望他的坚持会有收获的,齐伯手中那翠绿的指环,叹了口气,“又失败了”少年双手撑在地上,呼出一口浊气,那稚嫩而又坚强的脸庞透lu出深深的疲惫,己经记不起这是第几次失败了,自从在齐伯那里知道修练之法之后,除了六个小时的休息以外,其余时间都huā在了感悟能量上面了,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太不容易了,按理说一个人资质再差这样努力的感悟也能接触到能量了,但自己都不知道修练了多少次也感悟不到能量,难道自己真的不适合武道,“不会的,我只是还不够努力,再试一次,这一次一定行的”连自己都不知道自讲了多少次再试一遍,少年又盘膝坐在了地上,又再试一次,齐伯看着旁边那由热变凉的饭碗,明天就到始魔宗了,也罢,看在这孩子那么努力的份上,帮他一把,老伙计,你我相伴了几十年,我亦命不久,就让我们再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吧,齐伯用手抚mo着手上的指环喃喃自语道,那翠绿的指环一抹绿光闪过,齐伯抚mo着指环,心念闪烁,望着天空,陷入了回忆

    自己曾经是老师的骄傲,那如父的面孔还是那么清晰,当初在踏入灵慧级的时候,老师那脸上推满了笑容,是那么清晰,老师是那么的高兴,mo着我的头,笑道:天齐,你比为师能走的更远,为师替你高兴,走,跟为师出去,送你一件礼物。在师兄们的羡慕中走了,忘不了,在一个拍卖场,一个翠绿的指环跟我很相配,老师指着他说。送给你当礼物,不曾想,一个大人物的子nv看上了它,跟师父起了争执,天冲级,那是一方领主,师父一怒之下出手了,没想到对方大有来头,几个护卫都是天冲级,一场大战开始了,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落败,但对方赶尽杀绝,因为师父告诉他们自己是始魔宗的,对方怕受到牵连,杀人灭口,师父拼死带着我逃回了始魔宗,而我在战斗中受到bo及,真气被打散了,沦为了废人,而宗派因为对方背后有大势力而不了了之,不久师父叫我过去,说:天齐,为师怕是看不到你成长了,你现在真气被打散了,也不要抱怨,也许也是一种解脱,宗派水太深了,为师快不行了,就把毕身的功力传给你,也许达不到多高,做个普通人也好,不等我说话,师父点住了我的空道,双手抵在我身上,顿时一股力量传进我的身体,经脉又有了能量流动,可我没有喜悦,没有ji动,这是师父用生命换来的,

    半晌,师父两手离开了我的身体,微笑的对我说,天齐,为师去了,不要难过,为师在天上看着你,为师已经替你安排好了,到时候做个外mén弟子,去找你蔡师伯给你安排点事做吧,告诉他我先走了,在前面等着他,答应师父好好活着,“师父我会的,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不会有事的,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看东方的日出,西方的日落么,”“傻孩子……”师父的手离开了我的脸庞,带着微笑与解脱走了,“师父……”那一年我十九岁,齐伯的脸上流下了两行青泪,“师父,我也快见到你了,等着我,,齐伯看着风太苍,右手一挥擦干了眼泪,目光看向了远方

    七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虽然很努力了,但风太苍一点进展都没有,“又失败了”风太苍两手撑地,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太苍,休息一下吧,马上就到宗mén了,,”“是”风太苍抹了抹头上的汗珠,望着前方、要到了吗,前方是一坐巍峨的大山,已经不能称之为山了,不知道有多高,云层在半山腰飘dàng,满眼都是它的身影,“好高”,仰着头,“太苍,等下进去的时候就说是我的一个后人,懂么?”风太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马车行至前面界碑处停了下来,界碑上面写着:始魔宗,外来者,止步,擅闯者,杀,不敬者,杀,几个血红的大字,望一眼,风太苍仿佛看到了无尽血海,冷汗不自觉的流下来,浑身hun透了,齐伯拍了拍风太苍的肩,这才好点,“不能盯着它看,”“伺人在外逗留?”一个声音在风太苍耳边炸响,噔,噔,噔风太苍身体止不住的后退几步,浑身像压了千斤担。从前方yin影中走出一个人,一身黑袍,一头如针般的黑发,国字脸,两眼盯着风太苍,在他身上打量,风太苍只觉得浑身被他看穿,如被噬人的野兽盯着,冷汗再次打湿了后背,“原来是赵师兄,今天轮到你当值,这是我这次奉命出去采购的东西,现已经回来了,这是风太苍,我的一个后人,现在厨房少个打杂的,就把他带回来了,

    这是李长老的令牌,请过目”说着齐伯从身上掏出一块血红sè的令牌,写着一个李字,“既然是李长老的吩咐那就没事了,但我们宗派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是,是,这是这次出去带回的小东西,望师兄会喜欢,”边说边掏出一件物品递了过去,赵师兄脸sè缓合了点,道:进去吧,什么注意的事你给他讲讲,别到时候犯了什么禁,”明白,说完齐伯拉着风太苍的小手牵着马车转身走了进去,风太苍捏紧拳头,咬着牙,眼里闪过一片yin霾,:辱我者,有一天,我会十倍百倍的还回来,我要变强,变强,我要屠尽一切辱我之人,转瞬满眼的yin霾被坚定所取代,风太苍仰望着齐伯的背影,暗道:齐伯,我要做绝世强者,永远守护你。风太苍踩着齐伯的脚印走进了始魔宗,夕阳下,一辆马车,一位老人,一名少年,背影拖的好长好长,一幅无声的画卷在这一刻展开。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雾气,齐伯的身影看不真切,似真是幻,如果不是手中拉着的那只温暖的大手是那么真切,风太苍一定会认为那是一个温暖的梦。风太苍下意识的大坚了紧小手,齐伯那声音如从九天传来:这是我们宗mén的护山大阵,在里面一定要跟着别luàn走,如果没有特殊的方法进入的话,那等待他的下场就是死亡,所以要跟紧我,别走丢了,”说完一只温暖的大手抚mo着风太苍的头顶,仿佛那所有的胆怯被那只大手带走,风太苍张了张肩,目光微抬盯着前方,脚下的步子走的更实了,风太苍心里一片平静,只是那那血液在沸腾:快到了,快到了,我要变强,变强。茫茫mi雾中只是轻脆的脚步声缓缓传来

    前方有隐隐约有人声传来,当风太苍最后一步走出白雾,瞳孔微缩,他被眼前的景像所震撼,找不到用什么语言形行容,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盘坐着数不清的弟子,有比斗,闲谈,整个广场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斗志,更远处是一排排房舍青石红砖硫璃瓦,一眼望不到头,旁边几座山峰隐于浓雾中看不真切,“太苍”齐伯拍醒了一脸呆滞的风太苍,这才从震惊中醒过来,齐伯微笑道:这是刚收的弟子在修炼,”边指着远处介绍道: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叫拙峰,是刚入mén的弟子统一居住的,左边的山峰是外mén弟子住的地方叫天和峰,那一座是内mén弟子住的地方叫天魔山,他右边那一座是长老和真传弟子所住在地方叫真魔峰,至于中间的那是我们始魔宗的圣地,始魔圣山,”讲到始魔圣山齐伯流lu出无边的崇敬和狂热。风太苍听完福伯的介绍,暗道:我也要成为他们的一员,我要变强,变强,掌握自己的命运,目光看向了始魔山,

    前方有隐隐约有人声传来,当风太苍最后一步走出白雾,瞳孔微缩,他被眼前的景像所震撼,找不到用什么语言形行容,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盘坐着数不清的弟子,有比斗,闲谈,整个广场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斗志,更远处是一排排房舍青石红砖硫璃瓦,一眼望不到头,旁边几座山峰隐于浓雾中看不真切,“太苍”齐伯拍醒了一脸呆滞的风太苍,这才从震惊中醒过来,齐伯微笑道:这是刚收的弟子在修炼,”边指着远处介绍道: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叫拙峰,是刚入mén的弟子统一居住的,左边的山峰是外mén弟子住的地方叫天和峰,那一座是内mén弟子住的地方叫天魔山,他右边那一座是长老和真传弟子所住在地方叫真魔峰,至于中间的那是我们始魔宗的圣地,始魔圣山,”讲到始魔圣山齐伯流lu出无边的崇敬和狂热。风太苍听完福伯的介绍,暗道:我也要成为他们的一员,我要变强,变强,掌握自己的命运,目光看向了始魔山,

    风太苍跟齐伯回到了住处,一间普通的房舍,两间卧室一间客房,屋里摆放很简陋,齐伯对风太苍jiāo代道:今后你就住在这里吧,每天要做的就是到伙房帮下忙,其余的时间都在这院子里别luàn跑,目前就先这样修炼吧等五年后的招人的时候再去测试吧,我还有点事需要出去一下,记住,千万别luàn跑”jiāo待完了便离开了,风太苍打量着房间一张桌子,一张chuáng,一个衣柜,看来齐伯的生活很简陋啊,不愿耽误时间,便在chuáng上盘膝坐下开始训练。转眼过去了一个月,由于伙食比较好,再加上齐伯的照顾,风太苍身体明显变强壮了,除了每天到伙房砍两小时柴,休息五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用到了修炼上面。虽然很刻苦,但还是没什么进展,一间普通的chuáng上盘膝坐着一名少年,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衣襟,红朴朴的脸上写满了坚毅,“又失败了,风太苍摊倒在chuáng上,喘着粗气,思考者:应该不是这样,注意力应该再集中点,速度还要快点,对,应该就是这样,风太苍脸上写满了喜悦对于找到了根结的所在很是兴奋,顾不上休息,又盘膝坐下开始修炼,一次次的总结一次次的改正一次次的尝试,每天周而复始,忘记了这是第几遍了,齐伯在窗外看着自语道傻孩子,让齐伯再帮你一把,能走多远就看你了,说罢,转身向真魔峰走去

    齐伯来到真魔峰山下,掏出一块yu符,运转真气,yu符化作遁光shè入山中,不多时耳边传来一句yin冷的声音“你有何事”齐伯不敢怠慢,连忙行礼:弟子有事求见蔡师叔”不多时一个童子出来“齐师兄,蔡师叔让我来领你进去,跟我来吧”童子对齐伯道,讲完转身走入山中,齐伯连忙跟上,抚mo着手上翠绿sè的指环一路上沉默无语,心里很复杂,虽然道路两边景sè虽好,但齐伯无暇顾及其他,只想快点见到蔡师叔,童子带着齐伯来到了一座宫殿旁,“师叔就在里面等你。去吧,”齐伯快步走到宫殿中,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周围盘旋,大殿正中盘膝坐着一个青年,一身青袍,长发披肩,三十多岁的面庞,带着一抹微笑,一双眼睛中有无数的空间幻灭,显然是一位打破命星的巨头,“天齐,最近还好么?找我有什么事么?”“弟子有一事需要师叔帮忙,弟子需要一颗篡命丹?”“篡命丹?”就连超越命星的巨头也不禁动容,顾名思意,篡命丹具有逆天改命的功能,能续命,能破瓶颈,但也不是那么完美,有九层的机率死亡,只有大毅力,大气运的人才能扛过那一关,九死一生的机会让太多人止步。

    “难道是你用?”蔡师叔疑问道,“启禀师叔,是的,弟子想用他来改变现状,博取那一成机会,弟子有一件地元法器,希望用他换取一枚,望师叔成全”齐伯目光充满了坚定,心中暗道:那丹yào一定要得到,太苍啊,齐伯只能做到这样了,。蔡师叔打量着齐伯,空气变凝固了,头上泌出了细汗,望着蔡师叔,好一会儿,“把你的法器给我,”齐伯一听,心中大喜,连忙对蔡师叔说:多谢师叔成全,”同时把手中的地元法器“镇魂环”递了过去。蔡师叔接过法器,打出一段法决,一盏茶的功夫,一名紫衣少年来到殿中,对蔡师叔行礼道:蔡师叔,奉家师的命令给你送纂命丹来了,价值一天元法器,请过目,边说边送出一个锦盒,蔡师叔衣袍一动,镇魂环和另一件法器飞入了少年手中。少年看了手中的法器一眼,收入袖中,慢慢退出了大殿,蔡师叔把手中的锦盒递给了齐伯,深深的看了齐伯一眼陷入了入定当中,齐伯接过锦盒,行礼道:打扰师叔了,”说完也退出了大殿,蔡师叔睁开眼看着齐伯的背影,叹了口气,不知在想些什么,齐伯压制住住心中的喜悦,回到了住处,看着风太苍在修炼心中很是欣慰,还需要一些准备,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了。转身走了出去。

    日子一晃过去半年了,在这半年中,风太苍一直坚持着,坚持着,但依然没有丝毫进展,这样不但没有让他退缩,反而让他更加的刻苦,一颗老树下,一个十一二岁脸sè铁青的孩子盘膝坐着,头上的汗水在地上滴了两个抗,嘭!孩子倒在了地上,喘着粗气,脸上充满了不甘,风太苍边喘着气边思考着:一定是我分心了,对,就是这是这样的。再来一遍,这次我集中注意力一定可以成功的。风太苍喘了两口气,翻身起来两tui盘膝,再次入定,同样的画面不断重复着,齐伯经常一个人出去,十天半月才回来,带回一大包不知名的东西,每次风太苍给齐伯倒水,端茶,齐伯总会微笑着用微凉的大手抚mo着风太苍的额头,望着风太苍那坚毅的脸旁说:太苍,别灰心,别放弃,只要努力就会成功的,你已经是大人了,以后齐伯不在了,你也要要好好照顾自己,齐伯还要看你成为绝世强者呢!”那慈爱的声音中充满了浓浓的关爱。每到这时候风太苍心中都会莫名的失落,一种将要失去最重要东西的惆怅塞满心头,他努力驱逐这种感觉,昂着头,ting起xiong,拍着心口说:齐伯,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已经是长大了,我要成为绝世强者,去给你采那长生不老yào,让太苍来永远照顾你,”齐伯听完后那慈祥的脸上充满了骄傲。

    这一天,齐伯把风太苍从修炼中叫了过来,脸sè郑重的对风太苍讲:太苍,你听我说,有一个办法让你能够更快的和周围的能量引起共鸣,而且能改变你的资质,但这个方法一旦失败,下场就是死亡,而且在这过程中更要经历九死一生的考验,你愿意么”齐伯mo了mo那根带镇魂环的手指,如今却空空如也。他心情复杂的对风太苍讲,其实他也不愿意这样做:但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现在没有了镇魂环压着,内伤发做也越来越严重了,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他一走风太苍又无依无靠,在这弱rou强食的世界里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如果用这个方法,成功了还有一线生机,如果!哎……齐伯望着一脸茫然的风太苍,继续说道:我这里有一颗篡命丹,它可以改变你的现状,但有九层的机率死亡,只有一层机会,如果不想尝试的话就只能做个普通人,愿意尝试的话有可能成为强者,你选吧。”齐伯也不想给他太多压力,静静的看着他。风太苍听完了想了很多,想起了以前过的苦日子,想到欺负自己的人,想到齐伯。想到这些风太苍立马回答道:“我愿意,我要成为强者,再多大的苦我都能吃,再多大的痛都能受。苦和难只是我成为强者的踏脚石,那怕死亡也再所不惜,我相信我一定能成功的,”

    齐伯带着风太苍来到一间秘室里,一阵清香的味道传入头脑中,房间里放着一个浴桶,里面装满了深绿sè的液体,散发着阵阵的清香,齐伯指着木桶对风太苍说:这木桶里面是筑灵液,你先到里面泡两个时辰,能让你更好的吸**效,至于那一层的机会就把握在你的手中。风太苍望着木桶没有一丝犹豫,立刻脱下衣服,跳入水中,齐伯望着风太苍那瘦弱的身体上布满了狰狞的伤痕心中一片感慨。风太苍身体沉入水中,那液体凉凉的,顺着máo孔往身体里面钻,那感觉就好似累极的人泡着热水澡,是那么的舒服,风太苍那红朴朴的脸上充满了享受,情不自禁按照齐伯教的方法进行修炼,这是练习了无数遍第一次感觉到了不一样,四周充满了无数颜sè不一的的光点在空中飘舞着,追逐着。这难道就是齐伯所说的能量,风太苍第一次感受到四周的能量,压制住心中的喜悦,按照修炼无数遍的方法去吸收周围的能量,但总感觉到四周好像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把他和周围的能量隔绝。这就是武道壁障?我就不信我打不破他,风太苍开始冲击壁障,一次,两次………一次次的冲击却看到那屏障纹丝不动,齐伯看着风太苍一次次的失败,心中无限感慨:有些东西不是光努力就行的。齐伯把他从修练中拍醒说:别心急,只要你能坚持。

    -------------------by:无声的寂夜--------------------

    葵莎言情小说网-.kuis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