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方、庞聚首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大海涛涛,一片茫茫。中文网无际的大海之中,一条孤独的身影,乘着

    舟向着中土而来。

    “终于到达中土陆地了!”孔雀脸上门g着青色薄纱,望着远处若隐若现,近在咫尺的海岸。

    心中悲喜交加。多少年了,她终于又返回了中土陆地。

    “呱呱!”

    一阵怪叫之声,从木舟后传来。却是一只五尺高下的鱼人海族,在大叫着。这只低阶的鱼人战士,是瀛荒太子联系海族,偷偷派过来,护送孔雀的。

    大海茫茫,时有风险。有一只知风时的鱼人护送,要安全的多。

    “安答,谢谈了。”孔雀回过身来,轻轻的拍了拍鱼人的光滑,但却异常坚硬的鱼头,感谢道。她是用深海海族的语言的,这是另一种不同的语系。

    瀛荒四面环海,一直都是海族高层习人类的语言,再到陆地上来和人类联系。只有孔雀会了这种常人眼中鄙弃的语言。人类都认为鱼人导陋,但孔雀从没这么想过。

    “呱呱!”

    鱼人战士又回应了几声,眼中lu出一片神彩,似乎是感谢。

    孔雀眼睛弯起,lu出一丝笑容。但很快,这丝笑容,也被一丝淡淡的悲伤掩盖。

    陆地已经近在咫尺了,也是她该上岸的地段。

    “我也该走了!”孔雀眼中掠过一丝伤感的神色,叫躯一晃,立即从木舟中破空飞起,仿佛一只青燕般,贴着海面ji飞,向陆地飞去。

    身后,低阶鱼人怪叫了一声,似是祝福,然后迅速的沉入海中离去。

    这里是中土东南沿海,比较偏僻的一带。大周的水师很少到时巡守。也是孔雀选择登陆的地方。

    一阵青青的绿色,伴随着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孔雀身形一折,正要落下,突然之间,风声一dàng,居然扑进了一个人的怀里。一阵强烈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

    “!

    ”

    孔雀大惊又大怒,手翻一腕,那柄锋利无匹的匕首,立即扎了过去。

    “孔雀,是我。”

    一阵熟悉的醇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一阵热气。听到这句话,孔雀身躯突然一软,紧紧抱住了对方,眼眶一红:“方云”“我知道了,什么事情都知道了。不用再了”

    方云搂紧着孔雀,和声道。怀中的这个女子,违背父亲,飘洋过海,千里来寻找他。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却感受得到,孔雀的深情。

    失去母亲,已经让他辈受打击了。他不想等到真正失去的时侯,才番然悔悟,明了自已的心迹。今生,他错误了两次,不愿再错误了两次。

    这一次,他要守护一切能守非的人!

    方云安慰了孔雀一翻,同样的将她送入了天地万化钟的世界之中,身形一晃,再次消失。孔雀之后,还有一个人,他必须去见,必须去救!

    “轰懂!”

    方云带着孔雀消失不见,突然之间,岸边一的巨浪,冲起千丈之高。海面巨浪之中,一道金光犹如皓日,散发万丈金光,整个海面,都在他的威压下震dàng。

    “孔雀,往哪里走!出来,给我出来!”

    瀛皇的咆哮声,响彻海滨:“这个不孝儿,居然为了一个男子,背弃家族,背弃的父兄!真是该死!”庞大的神识,破体而出,搜罗方圆千里之内。但是找得到孔雀的踪迹。

    沸腾的海浪,很快平静下来。瀛皇再不济,也知道出现了问题。

    “该死!我明明算算,她此时会出现在这里,怎么可能会落空?”瀛皇目光之中闪过一道道想法,猛然神色变得极为狰狞:“是谁?是谁在干扰我的天机推演?是该在帮助方家那该死的次子!”瀛皇的声音,如雷音滚滚,甚至穿入虚空,在命运的虚空中,惊起阵阵涟漪。

    “轰!”海面再次炸开,浪涌千尺,巨浪落下的时侯,瀛皇的身影也消失无踪了。

    青州襄城的一家客栈之中,赵伯言眼皮浮钟,面色发白,身躯更是瑟瑟发抖。他鼻本也是昂藏的汉子,但是这一刻,却也禁不住满脸的惊惧。

    赵伯言并不是胆之辈,相反,他向来胆大心细。要不然,也做不了近百万蛾子的首领。赵伯言不怕人追杀,但如果这个人追杀的人,当今天子,大周朝的人皇就不一样了。

    没有人不怕死,赵伯言也是一样!

    数日之前,当方云不顾劝阻,踏出冠军侯府的时侯。赵伯言就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危机。做为百万蛾子的首领,赵伯言对于各种危机和消息的敏感度,已经达到了一叶落而知献意的地步。

    三月禁闭期未满,方云立即破府而出。而且是要去天魔宗,从圣罚大军手中救下天魔公主。这样简单的事实。足以让赵伯言深感强烈的危机。

    所以方云前脚后走,这位忠心耿耿的蛾子首领,立即就离开了冠军侯府。离开了上京城。上京城外,宗派累累,很多人都想置他于死地。但是这个时侯,赵伯言已经顾不得了。

    曾经的安睡之地,已经变成了龙潭虎xué

    做为一个间谍首领来,未雨绸缪,是必须具备的品质!

    当几日前,方家破灭,被贴上通敌叛国的标签时。赵伯言整个人出了身冷汗,几天几夜都心神不宁。直到传出,方云和父亲逃出上京城的消息。

    赵伯言深深明白,他们这些人,已经被深深打上了方家嫡系的烙印。方云如果死了,那么下一个,就是他了。拨出萝卜带出根,方云死了,他也不会有好日子。

    “侯爷赵伯言一生忠心服shi。能不能活下来,就看这一次了。”

    赵伯言心中喃喃自语,他的双手合什,掌中一个模糊的钟形。这是方云以前送给他的,屏蔽天机的天地万化钟的投影。

    凭借这个天地万化钟的投影赵伯言可以一定程度的,屏蔽天机的探知。

    赵伯言深深的明白。他这种人物,在人皇的眼中,就是蝼蚁一样的货色。但是如果人皇久寻方云不到,就会开始将视线转移到他们这些人物身上。

    赵伯言就是在赌,赌方云会在人皇注意到他之前,找到他天地万化钟的投影,毕竟不是天地万化钟本身不能支撑太久。

    特别是在三大天机先生入主兰台秘苑之后。

    “轰!”

    房间中的一块空间,突然塌陷。光影一闪,房间便多了一条人来。

    “赵伯言,辛苦了……”

    方云望着坐在床榻上,心神不安,等死一般的赵伯言,叹息着道。

    “侯爷!”

    看到方云,赵伯言怔了怔等确定不是自已的幻觉后,砰的一下,倒头就跪了下去,匍匐在方云脚下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涌上心来。

    这么多日的心神惶惶在方云出现的一刻,奇迹的安定了下来。

    “主公还记得我!主公还记得我……”

    赵伯言眼中浮现血丝,心里ji动无比。曾经他以为自已对方云而言,只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棋子:曾经他以为自已已经被方云忘记、

    放弃了。但是在方云出现的一刻,赵伯言立即知道,一切都是自已的妄想。

    方云并没有忘记他!

    从西洱城归来,赵伯言跟随方云,已经有数个年头。自从方云将构建消息系统的任务交给他之后,事无大他必定躬亲。可谓兢兢业业,毫无二心。

    他曾经想要拥有强大的武力让方云将提升到地变级。但是在逃离的那些日子,赵伯言明白了他最想要的,不是这个

    几天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在赵伯言的感知中,却像几年一般漫长。他也曾经以为自已被放弃了,也曾有过怨念。但在方云出现的一刻,所有的怨言,全部消失了。只留下深深的感动和愧疚。

    “侯爷,老夫人她……”

    赵伯言双眼含泪,泣不成声:“属下曾经让留在城中的蛾子,想把老夫人掳走。但是老夫人以死相逼,属下也毫无办法。”

    “我知道,我知道……”

    方云叹息着,喃喃道:“称已经尽力了”

    赵伯言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方云还能强求什么呢。他知道,以母亲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答应赵伯言的要求的,哪怕明知必死。

    “起来吧。待我有义,我待也不能不仁。我现在也不是朝廷的王侯了,以后,也不必称呼我侯爷。以后,就叫我方云吧。”

    方云平静道。

    “伯言不敢。”

    赵伯言着,站起身来。

    “准备一下,一会儿就跟我走吧。”

    方云开口道。对于称呼上的问题,他并不想花太多时间去纠正。

    “属下没什么好准备的,只要主公一声令下,赵伯言随时就能走。”

    赵伯言道。

    “呵呵,方兄要走,难道不带我吗?”

    一声大笑声,从门外传来。赵伯言神色大变,转头望去,只见大门推开。一么器宇轩昂的男子走了进来,穿着星辰道衣,昂首阔步。

    “庞巨源!”

    赵伯言一惊,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赵兄,有礼了。”

    这人,正是当年西洱城青年才俊榜,榜上第一“北斗君王”庞巨源。赵伯言身为西洱城内,曾经的五轮宗掌门自然认识庞巨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