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天机入上京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好个佛子,在朕的面前。你还要装吗?”

    声音一落,房间之中庞大的威压,刹那之间,如风暴一般,呈几何倍数暴涨。“砰”的一声,李辰像只蛤蟆一样,一直压趴在地上,而李广则像风筝一般,倒滚着,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的撞在墙壁上。

    “噗!”

    从墙壁上掉落下来的那刻,李广脸sè瞬间惨白,神sè委顿,嘴里更是大口大口的黑sè吐了出来。

    “咳咳咳!”

    李广剧烈咳嗽起来,黑红sè粘稠在血液,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落在世子服了,片片浸染,触目惊心。

    “大哥!一一”

    李辰见到这一幕,目眦欲裂,发出凄厉的吼叫:“你敢伤我大哥,我和你一”

    “轰!”

    回应李辰的,是突然之间暴涨数倍的威压,凝如实质,像一根铁钉一样,将李辰轰的一声,牢牢的钉在地上。一根根骨髅咔嚓的碎裂,李辰嘴里发出一声惨呼。

    “小弟!”

    李广神sè大惊,急切间,又是一口血水喷出。整个人仿佛肺痨病人一般,气息奄奄。

    “大哥!大哥!”

    李辰神sè挣扎,仿佛疯狂了一般。一股股血丝,从他的眼底浮现。

    “陛下,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八荒**之内,还有谁能反抗得了陛下吗?我小弟年轻气盛,不懂规矩,陛下身为一国之君。又何必与他为难呢?”

    李广长吸了一口气,强忍痛苦,苍白着脸sè道。

    “看在你们兄弟相梯的份上,朕就饶你们兄弟一码!”

    人皇冷酷道,声音一落,房内的威压,立即消失无踪。

    “唰!”

    李辰网一恢复行动能力,立即不顾伤势,哦的冲到墙壁边。扶起李广,关切道:

    “大哥,大哥,你没事吧。”

    “小弟,放开我。我没事。”

    李广勉强道,气sè越加难看了。

    李辰一言不发,望着空中凝聚的紫气云团,目中射出仇恨的眼光咬牙切齿:“我大哥只是个病人,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好了。为什么要对我大哥,下此重手?、,

    这翻话,已经接近忤逆了。但李辰这会儿已顾不得那么多了。在他成长轨迹中,大哥占有太重的地位,如兄如父。哪怕为此惹上杀身之祸,他也在所不辞。

    “无知!”

    人皇冷漠无情的声音,从紫sè光团中传来:“我只是逼出他的病情而已,又岂是伤他。”

    李辰双目一睁,正要反唇相讥,却被李广拉住了:

    “小弟,陛下说的是实话。他确实没有伤势。而只是逼出了,我一直潜藏的伤势。”

    “怎么可能!”

    李辰一惊,露出震动的神sè:“圣者不是已经治好了你的伤势吗?”

    李广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苍白的笑容:

    “小弟,圣者只是帮我暂时压下这个病而已。我的伤势,就连他也是无能为力。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救得了我。”

    “谁?”

    李辰立即道。从圣者那里出来后,大哥对于伤势闭口不提。他只以为治好了。没想到,居然仅仅是压制住。

    “朕!”

    一个真音道。

    李辰脑海中轰的一震,如遭雷殛,整个人不可置信的转过身来,望着空中。

    “中土世界,八荒**,只有朕才能救得了你大哥。除了朕,没有任何人救得了你大哥。哪怕是佛宗的圣者,也一样一行!”

    霸气、威压的声音,宣告着独一无二的强大自信。这就是人皇。

    李辰惊呆了,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望向了大哥李广。只有李广是最值得信赖的。

    “小弟,陛下,没有说谎。圣者确实说了,普天之下,只有陛下,才救得了我。”

    李广靠在墙壁上,脸皮低垂。让人看不清的他表情。

    “佛宗传人果然不凡。朕给你们一个选择,第一是代替冠军侯,效忠于朕,替朕征伐天下。朕就治好你的病。不止如此,有朕栽培,你们兄弟登陆地魂,指日可待。甚至朕可以下一条命令,大力扶植佛教。第二条就是死。顺者昌,逆者亡,你们自选吧!”

    人皇冷冷道。

    “只要陛下能救我大哥。李辰便任陛下驱策,不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辰想都没想,砰的一声,跪在地上。神sè极为郑重。

    人皇没有说话,一缕气息落在李广身上。

    “微臣,还有得选择吗?”

    李广并没有望向空中,他闭着眼睛,看不出表情。

    “子时之后,来宫中见朕吧。”

    声音一落,人皇的气息,立即散去。

    “大哥。”

    李辰感觉周身一松,仿佛鱼入水中般,立即松了口气。扶着李辰,关心道:“大哥,你没事吧。”

    “没有。”

    李广这才睁开眼来,脸上无悲无喜,看不出在想什么。

    “大哥,陛下真的会救你吗?”

    李辰犹豫了一下问道。,姚宜曰

    李广眼丰露出一丝自嘲的光芒,但嘴上却说道:“会的。”

    镇国侯府中,安静下来。李辰沉默了片刻,终于问道:

    “大哥,圣者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个?圣者怎么这么肯定,人皇就一定救得了你?”

    “因为……”

    李广眼中露出讥讽的神sè,似是嘲讽着命运,又似是嘲讽着冥冥中的某个人:

    “因为我的病,就是他种下的!”

    “什么!!”

    李辰大惊,胸中激起一片惊涛骇识。他从未想过,大哥的病,会和人皇有关。但是对于大哥,他又从无怀疑。

    “我这根本不是什么病。而是七年前,他在我灵魂中,种下的神魂禁制。他留下的禁制,当然也只有他才可以解去……,

    李广斜倚着墙壁,喃喃自语,脸上似笑非笑。

    他只以为可以跳出命运,但是时间轮回,一切,又重回了原点。他终究,是没有逃过棋子的命运!”

    大周上京城,深深皇字之中。

    几乎是在镇国侯府中的紫气散去之时,人皇从九龙皇座上,睁开眼来。

    “陛下,我们已经派遍查天下,而且也动用了朝廷安插在宗派界内的所有力量,但是一直都没有方胤父子的下落。”

    上代圣武侯的声音传入耳中,满是羞愧。

    “方家父子的事情,不必着急。朕要杀的人,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没有用的。”

    人皇摆了摆手,不以为意。

    他的目光洞彻天地,似乎没有什么,瞒得过他:

    “去吧,朕有三位客人,现在已经到达城门口了。朕等他们已经几十年了。你去带他们过来吧。”

    上代圣武侯一惊,却不知是什么客人,居然需要人皇等几十年。不过,他也不敢反抗,立即迈步往前走去。没走两步,一名执着拂监,头发huā白的锦衣太监,立即快步走了过来:

    “参见陛下,三大天机先生,在城门外求见!”

    “轰!”

    左右,几位上代武侯,都是心中大惊。三大天机先生,他们并没有见过。但是连山先生的大名,他们却是知道的。

    群虎噬龙之时,三大天机先生与宗派勾结,一起蒙蔽天机。企图屏蔽朝廷的感知,这种行为,实在是十恶不敕。但是上京城之役后,朝廷要击杀的名单上,却并没有三大天机先生的名字。

    诸人本来以为,只是人皇一时忘记。又或者,三大天机先生行踪实在太过缥缈。但现在看来,恐怕绝非如此。但凡有点自知之明,也应该知道,这个时侯出现在上京城,是自寻死路。但三大天机先生还是来了,现在看来,必有隐情。

    “陛下的手段,实在是高深莫测。历代帝王,恐怕连他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隐约之中,上代圣武侯已经猜到了什么。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敬畏感,升不起一点点的叛逆之心。身形一动,立即掠往城门。

    “枢机、衡机、斑讥参见陛下,祝人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中央龙庭之中,身体单薄,披着一席道门玄袍的三大天机先生,恭恭敬敬的跪伏在人皇面前。就如同普通的臣子,拜见君王一般。

    “起来吧。你们做的很好。朕很满意!”

    人皇对于三人的出现,似乎毫无意外。摆了摆手,示意三人起来。

    “多谢陛下!”

    三人站起身来。几十年来,双方互知对方的存在,但这,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名。三人的微一思忖,立即毫不犹豫的从怀中掏出几样东西来。

    “陛下,这是聚宝阁的黄金名薄!”

    “陛下,这是聚宝阁的经营多年的成员名单!”

    “这是陛下要的,宗派潜伏之地名单。”

    三人各自从怀中掏出了一份金漆的名薄,宏声道:

    “请阁主过目!”

    聚宝阁的阁主,居然是大周的人皇。宗派界中,皆知聚宝阁,和三大天机先生有千丝万缕的朕系,然而却有人知道。聚宝阁真正的主事人,不是三大天机先生,却是大周朝的人皇。

    除了大周朝的人皇?谁有如此多的黄金?

    除了大周朝的人皇?谁有这么多的丹药?

    没有人皇的默许,聚宝阁怎么可能在九洲生根发芽?

    宗派界中,向来极为信赖的聚宝阁。却没有人知道,根本就是大周人皇的势力!

    “这些名薄,你们就留着吧。”

    人皇淡淡的摆了摆手,并没有接过去的意思。他的神sè从容,但眼眸之中,却显露出一股绝世的霸气:

    “连山先生果然不差!一切,皆在他的推演当中。——你们以后,就跟随在朕左右吧。兰台秘苑,也交给你们打理!”

    “多谢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大天机先生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