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华阳夫人复活的希望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刘煓!——”

    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囘声,带着无比的怨恨,如一道惊雷,在虚空深处,穿梭。无穷的怨恨,无穷的痛苦,将所过之处,无数的平行位面、空间,纷纷撕碎。

    “轰!”

    天外一处陌生的空间突然炸开,空间塌陷,一道身影披头散发,跄踉着,跌落下来。噗的就是一口精血喷囘出,然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昏了过去。他的眼角,却有泪水不断的流囘出。

    一滩滩血水,不断的从他的身下囘流淌出去,瞬息之间,就将大片的土地浸染的血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虚空一震,一道伟岸的身影,震破虚空,同样出现在这片空间之中。方胤望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方云,眼中露囘出一丝痛惜的神色。

    “孩子,辛苦你了。”

    方胤俯下囘身来,发出一股强大真气,输入方云的体囘内。仔细的检囘查了一遍。一丝担忧的神色,浮现在他脸上,越来越凝重。

    方云此时的状况,极为糟糕。他久经战斗,真气早已耗空,完全是凭着一股念头,坚持了这么久。后来又受了人皇一掌,体囘内七经八脉一片混乱,神魂受创极重。

    但是最令人担忧的不是这个,而是丧母之痛,带给他的打击太大了。一边是悔恨,一边是自责。方胤能感觉得到,方云的心神处于巨大的煎熬之中,如果不能从中走出来。恐怕就要走火入魔,一生尽废。

    “云儿,这一切,不是你的错。都是爹,是我的犯的错。我不该顾忌朝囘廷的规定,而把你母亲留在上囘京囘城啊!”

    方胤虎目之中,一片湿囘润,流露囘出深深的悲痛。但是这种时侯,他是不能悲伤。方云可以沉浸在悲痛之中,但他做为这个家庭的支柱,却不能。

    “嗡!”

    强大的真气,破体而出。输入方云的体囘内。将他的伤势一一平缓。至于神魂上的伤势,却不是他能做到的。但是足以让方云醒过来了。

    “爹!”

    方云悠悠醒转,看到方胤的脸孔在眼中变得清晰,鼻子一酸,心中又是狠狠一酸。

    “啪!”

    一个巴掌,又重又狠,狠狠的拍在方云脸上。这个巴掌太突然,一下子把方云打懵了。耳中只听方胤怒斥道:

    “起来!别的男人可以做小儿女态,但我们方家的男人,绝对不行。别人可以流泪,我们方家的男人,只能流囘血!你如果真想给你母亲报仇,就给我站起来。我们方家没有懦弱的男人!”

    方云怔了怔,方胤这一掌,把他打懵了。却也把他打醒。深吸了一口气,方云擦干眼泪,强行抑住心中的悲伤,站起身来。

    父亲说的没有错,这个时侯,流泪只是软弱的表现。是无助的表现。别人可能软弱,但这个时侯,他却不行。

    “父亲大人,孩儿不孝。有负父亲的嘱托!”

    想起母亲,方云心中又是深深一痛。这是他永远的痛啊,两世为人,枉他拥有强大的武功,却救不了自已的母亲。

    “云儿,你母亲的事情,我已知道了。”

    方胤顿了顿,语气缓和了不少。方云的压力已经够大了,如果一味的斥责,并不是好事:“这并不是你的错。你如果真的想为母亲报仇,就应该坚强起来。”

    “刘煓现在是九洲独大,又有人皇圣剑,朝囘廷文武并治的体囘系,已经被他彻底毁灭。接下来,就是党同伐异。我们父子,也是他追杀的对象。与其沉浸在过去的悲痛,不如想想,怎么留得有用之身,为你母亲报仇!”

    方胤沉声道。

    “孩儿明白!”

    方云低下头,脸上依旧露囘出深深的悲痛。母亲在他心中占有太重要的地位,想要忘掉,怎么可能。只是,父亲的话也让他明白过来,一味的沉浸在悲痛之中,是懦弱的表现。

    “父亲大人放心,孩儿一定会手刃刘煓,为母亲报仇!”

    方云脸上现出深深的仇囘恨。党同伐异,刘煓的手段太狠,居然连他手无缚鸡之力的母亲,都没有放过。

    “你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

    方胤微微点了点头。他最担心的,就是方云沉浸在丧母之痛中,不可自拨。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妻子,不想再失去一个孩子:

    “让我再见见你母亲最后一面吧。”

    方云眼中掠过一丝悲痛的神色,点了点头,双手一张。母亲华阳夫人的尸体,立即从天地万化钟内飞出,落入手中。

    她的眼眸紧闭,神色栩栩如生,没有痛苦,仿佛只是小睡一会儿,随时都会醒过来一样。

    方胤心中一痛,眼眶通红,泪水忍不住几乎要夺眶而出,又被他强行忍住。几十年的结发夫囘妻,就这样天人永隔,方胤心中简直刀割一般,这种痛苦外人难以理解。

    几十年来,他们一个在蛮荒,一个在京囘城,聚少离多。然而,距离遥远,并不代囘表不爱。如果真的没有感情,又怎么可能结为夫囘妻。这么多年,他又怎么可能没有再娶妻妾。

    夫囘妻相爱,相濡以沫,白头到老,儿孙满堂。这样的生活,谁不向往。但是他却不行。因为他是大周四方侯,他要镇守边荒,身不由已!

    二囘十囘年来,如果不是他镇守边境。西南边境,不知要死多少黎民百囘姓!

    他也更明白,深宫中的那位,虽然圣囘明,但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当初皇子之争,多少皇子被流放,多少皇子被杀多,多少皇子被折磨到死。

    那么多的皇子,几乎被屠戮一空,只剩下十几个人,若不是上代三公斥责,只怕死的更多。这里面,有多少人根本没有触怒过刘煓,甚至都没参与到皇子之争。就因为没有在关键时刻,支持他,也触到了屠戮。或者被扣上各种罪名,或者被折磨致囘死。

    道不同,不相为谋。正是因为看透了人皇仁慈下残囘忍的本质,以及深藏的野心,所以方胤从为发表效忠之类的言囘论!

    “我和你母亲,一直聚少离多。本以为,将来能有足够的时间补偿她。但是没想到,这一别,就是天人永隔,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方胤目中通红,低着头,轻轻的抚囘摸囘着华阳夫人的耳鬓,动作极为轻囘盈,温柔。都让人不敢相信,那是一双可以排山倒海,毁天裂地的手掌:

    “夫人,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方云鼻子一酸,深吸了一口气,别过头去。

    “你母亲以前对我说,如果离开京囘城。她希望和我回去蛮荒去。因为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侯。就是和我在一起蛮荒的日子。这几天,我就把她带到蛮荒,去那片给她留下最多快乐的地方,将她埋在那里。”

    方胤的手掌,不易觉察的颤囘抖着。他的心中,心绞如痛,开口道:

    “云儿,你先离开一会儿。我想单独陪你母亲待一会儿。”

    方云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他知道,父亲心中恐怕比他更加痛苦。至少,这二十多年,他还和母亲在一起。但是父亲,却是和母亲分别了二十多年。

    方云刚刚走出数步,突然之间,一道光芒,从他体囘内分化出来:

    “主人,老主人!老夫人或许还有救!”

    天地万化钟的声音,突然空气中响起。

    “什么!”

    方云、方胤都是全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了过去。只见虚空中,一道蒙蒙的光影,隐约凝聚成另一个方云的模样。

    这正是天地万化钟的器灵。它接连吞囘食了两颗完整的“时间晶体”之后,大大成长。又因为和方云的元神合一,所以显现的形象,直接就是方云的样子,只是比方云要年轻许多。大约还是十六、七岁的样子。

    天地万化钟的器灵,方胤虽然接囘触不多,但它的气息却是认得了。听到华阳夫人还有救,哪怕是方胤,也禁不住心神大乱,带着一丝希望道:

    “你是说,夫人她还有救?”

    天地万化钟望了望方胤,又望了望方云,犹豫着,点点头,又摇摇头:

    “如果我能够恢复到全盛时期的状态,说不定的,能够将老夫人复活。我不是很确定了,但是刚刚,我确实回忆起了一些记忆,我原本应该是具有这种能力的。”

    方胤眼中露囘出深深的震囘惊,哪怕是远古三皇,恐怕也没有这种能力。但是方云身上的这个器灵,居然说可以将华阳夫人复活。

    “主人,如果将一个死了很久的人复活,我也没有这种能力。但是主人身上有这样东西,又不一样了。”

    光芒一闪,一颗黑色的珠子,朴实无华,从天地万化钟内飞了出来。

    “聚魂珠。”

    方云一眼认了出来。正是他从哀嚎大深渊中,得来的宝物。是那些死去的上古强者的留下的宝藏。

    “主人将老夫人的身囘体,送入钟内的时侯。我就发现,老夫人的魂魄,还没有完全消散。所以就用聚魂珠,将老夫人的一部分灵魂,封印了下来。如果我能够恢复完全的状态,就能将老夫人的灵魂,重新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