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挣脱樊笼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方云并没有耽搁时间,迅速就乘坐马车,进了皇宫。新建成的皇宫,恢宏巨大,城墙的高度,比原本高上了五倍。显出一种远古皇宫的气象

    方云进宫的时候,见到许多的工匠,正在给这座新建的皇宫,刷上厚厚的金漆。皇宫在上次的战役中,已经差不多夷为平地,化为废墟。

    中央龙庭也只是代替了原本皇宫中,天子所居的那一部分。而皇宫中,除了天子出入的那些地方,其他还有许多娘娘、皇子、公主居住的地方。这些地方,却是不在中央龙庭的效用之内,需要工匠从各地抽调人皇,重新建造。

    马车进入皇宫,一路所见,都是呈现出的远古的迹像。到都是恢宏壮观,金碧辉煌,所有的建筑,一律都很庞大,仿佛魔神居住的场所,显出一种威严、尊贵的气象,代表了圣皇的威力!

    “所有的一切,已经完全不同了!”……”、

    马车穿行其中,方云喃喃自语。所有的一切,对他都是极陌生的。他曾经进入皇宫,但现在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与原来的皇宫相比,所有的一切都变化了。不止是那些正在兴建的,更加恢宏大气的建筑,还有皇宫代表的那种气息。更加的恢宏、尊贵、大气,却也更加的遥远、不可触摸,仿佛天和地的距离!

    在原本的中央紫气宫的位置,方云见到了人皇。

    暗金色的大殿中地面纹路纵横,刻着许多玄奥晦涩的图案、符篆。而就在大殿的正前方,正是人皇一身黄金龙袍,静静的站立在前方。

    和上京城之役相比,人皇的气息显得更加的浩瀚,强大,高深莫测。仅仅只是一个背影,但却流露出一股深邃的气息仿佛宇宙的一角。

    “微再参见人皇陛下!”

    方云单膝跪下,毕恭毕敬。

    在人皇的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冷酷的气息。隐隐流露出了一股不满。

    方云心知肚明,人皇以背影和他相见。已经表明了态度。

    “十天之前,你去了一趟秋荒……”

    人皇的声音冷冷的,从前方传来。

    一句话,顿时说得方云打了个寒噤全身求了一下。他没有想到,人皇没有提起今日榜文公布的事,却突然说起了十天之涛的另一件事。

    这件事情,他自以为做得稳秘,没想到,人皇居然了如指掌。

    “是。”

    方云心里砰砰直眺,硬着头皮点头道。

    人皇即然不会无的放矢即然指出了这件事,就不是他能抵赖得子的。

    “谢道握是你救的吧“……”

    人皇的声音很平静,但其中流露出来的冷漠的态度,却让人战栗不已。仿佛一柄刀,直剩骨髓。

    大殿中一片寂静只余下方云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血液从心脏,猛力的压向了四肢。

    私纵敌犯,乃是大罪!

    这一刻方云只觉得大殿中,一双目光犹如刀光剜人,冷冷的注视着自己。

    整个人如坠冰窑!

    “微臣知道李亿玄和谢道猛,乃是当年的殿试,同列三甲。而且素有情愫。谢道猛乃是秋荒皇室,乃是大周劲敌。但是微臣以为,要想解除这一大祸患,并非只有击杀谢道猛一途。如今谢道拖与李亿玄双双私奔,离开中土。虽然谢道猛没死,但却和让李亿玄击杀谢道猛,有异曲同工之效……”

    事到临头,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方云反倒放开了,索性有什么说什么,坦率直言:

    “而且,陛下如今得到圣皇之剑。四海之内,难以敌手。秋皇之流必然不是对手。而没有了谢道猛,秋荒的大军也不是我大周甲士的对手。平定秋荒指日可待,追不追杀谢道辊,已经无关紧要。而且她和状牙,郎私奔,抛弃秋荒于不顾,已经惹怒秋皇,即便日后想返回秋荒,恐怕秋皇也容不得她,不足为虑。微臣句句实言,请狸下明鉴!”

    方云将整件事情,于情于理,全部解说了一遍。就连日后谢道棍反悔,重回秋荒这条路都给堵死了。

    人皇如果这样都还要治他的罪,方云也无话可说!

    大殿之中,针落可闻,一片死寂。

    人皇负手而立,久久都没有说话。大殿中的气息一片紧张,令人窒息。

    方云大气都不敢出,一动不动。

    “当日六部会审,联听闻你舌辨群儒,看来果然不错。”

    人皇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说得方云心中一突。人皇这是在说他乃是巧舌如簧之辈,明赞暗讽。

    方云心中忐忑,但这种时候,却什么也是敢说。能说的已经说了,能做的已经做了。什么东西都有个度,再做,就过了。

    良久,就在方云以为,必然是一场雷霆大怒之时,人皇突然挥了挥衣袖,平静道:

    “秋荒这样的事情,联不希望再次见到。回去闭门思过吧!……

    局面急转直下,方云也没想到,人皇开始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到后来居然会轻轻揭过。

    方云怔了怔,然后缓缓站起身,恭声道:“微臣尊旨。”

    闭门思过,已经算是很小的惩罚了!

    “另外,武穆的事情,你也不要再插手了!”

    人皇的声音,隆隆如雷,从前方传来。声音威压,不容置疑!

    方云浑身一震,脸色血色

    一下褪去,变得苍白。这最后一句命令,如一记重锤,轰击在他的心中。

    这一刹那,方云脑海中掠过许多的想法。他终于明白,人皇提起谢道猛的事……为何开始的时候,声势浩大,再到最后,只是一句轻轻的“闭门思过”了。

    或许,人皇确实有拿谢道愠的事情,来敲打他的意思。但这绝不是这次皇宫召见的真正目的。

    “武穆……”

    方云心中喃喃自语,这最后一句话,才是人皇的真正目的!

    这一萧那……时间被拉扯得无比的漫长!

    方云并不明白……人皇为什么要禁止自己打探“武穆”的事情。武穆贵为大周军神,为大周的和平……呕心沥血。这样的功臣,现在死了,应该是全面的调查,而不是禁止自己参与这件事!

    方云心中一片冰寒。他现在明白,宗人府的行动,果然是人皇的命令。甚至宇无敌的拦截,都有可能是人皇的授意!

    武穆之死,或许真的牵连到什么秘密。但是这样对待一个国之重臣,功臣。真正的是让人家心!哪怕,其中有什么苦衷!

    为什么要禁止自己查探武穆的事情?

    这件事情里,到底有什么苦衷?

    武穆为什么而死?三公为什么出走?

    方云的脑海中此起彼伏,一片混乱。猛然方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咬牙,突然“砰”的一声,再次跪倒在了地上:

    “微臣斗胆,请问陛下,武穆到底为什么而死?武穆是我之重臣……呕心沥血,效忠于国。他被宗派所杀,为何禁止臣等探视?上京城之役,各荒大帝败战而逃,混沌老祖等人狼奔承突……如此狼狈,怎么可能还潜回上京城,自找死路?微臣斗胆,请陛下彻查此事!”

    隆隆的声音,掷地有声。仿佛古代的剩客,一击发出,血溅五步,百死不悔!

    夫子推演中的“家破人亡”的命运,在方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让他心中产生了强烈的保护方家的念头。但也正因为这个念头,方云处事有了顾虑,很多时候,明明能做的事情,不能直接去做,能说的事情,不能直接去说。

    因为这一切,可能为方家,可能为母亲惹来祸患!方云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代价。夫子的推演虽然是假的,但那么的逼真。方云承受过一次家破人亡的命运,永远也不想承受第二次!

    然而在武穆死亡这件事情上,方云发现自己无法再保持沉默了,无法再像缩头乌龟一样,沉默不语了。

    三公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方云心中一直有想法,但却并不愿去触及这件事。但是当人皇说出,让他不要再插手武穆的命令时,这些想法突然之间,又浮现脑海,变得无比的清晰。

    自古以来,最强大的权利,往往容易让人滋生无比强大的**和野心。如令人皇手握圣皇之剑,连各荒的大帝都不是对手。

    方云想要知道,现在的人皇,还是不是那个贤明英武,值得自己效忠的君王!武穆的事情,含有太多的疑点。不能就这么糊涂的揭过,简单的定罪在宗派身上。

    当初,夫子推演,方家“家破人亡”。方云之所以产生那么大的怨念,就是因为方云忠心耿耿,为国为民。父亲为了朝廷,长年镇守蛮荒,有家不回!大哥为了社稷,征战沙场。母亲为了维护大局,从不轻谩于人。

    一个忠心耿耿,毫无二心的方家,最后落得这种下场。所以方云心中怨,心中恨。所以十五岁那年,面对金枝玉叶的清永公主,方云能直言斥之,毫不惧怕。

    方家之所以是方家,是因为它的襟怀坦荡,为国为民!方云从小接受的,也是这种忠君爱民的思想。儒家讲究仁政,其对象就是天下万民。

    如果在武穆死亡的这件事情上,方云畏缩不前,那么方家就不是方家,方云也不是方云。哪怕是华阳夫人知道,也不但不会维护他,反而会斥责他,喝骂他!

    方家人,绝对不是这和畏首畏尾,委曲求全的人!

    方云相信,哪怕母亲知道,也会赞同他的。在这句话说出来的刹那,方云感觉自己久禁的心灵,终于挣脱了樊笼,在天地之间自由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