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变天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大人!”

    赵伯言抬起头来,他的脸色在为火下,显得极为惨白:

    “我一直等到日落,也没有等到任何消息。这和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要知道那可是几千的蛾子啊!我于是亲自率人出去查探,结果发现,所有下午派出去的人,居然全部消失不见!几千的蛾子啊!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回来!全部人间蒸发了!”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大殿之中的两个人,都陷入了死一般的黑暗和寂静之中。呼吸的声音,如落叶可闻。

    方云眼中的怒火,很快的平息下去。他已经有些明白,赵伯言的不安是从哪里来了。要想在短时间内,将几千的蛾子人间蒸发。能做到这和能力的,整个上囘京城中屈指可数,准确的说,只有一个!

    “你是呃……”

    方云望向殿下的赵伯言。

    “是的,大人。”

    赵伯言低下了头,没有让方云说出那几个字。在上囘京城中,那几个字拥有着魔力,代表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和权利。

    “这件事情,你不要再查了。另外,今天以后,也不要离开冠军侯了。一切事先,交给下面的人去做。”

    方云平静道。

    “是,大人。”

    赵伯言没有争辨。化惨白的脸色下,涌动着阴云。那是海鸩……在空气中,嗅到一场的大风暴的气息!

    “备车,我要立即出发,去趟宗人府。”

    方云道。

    “大人,这么晚吗?”

    赵伯言一惊……立即道。

    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方云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并且走了下来大殿,面对赵伯言的话,方云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备车!”

    “星,大人!”

    赵伯言再不多说,匆匆转身就走。

    方云终究没能去成宗人府。

    脚步刚刚走到大门口……便有人将一封铅印的密筏,送到了冠军侯上。

    看到信筏的时候,方云眼皮一跳,眼中迸射囘出一抹触目惊心的光芒。他认出了那和信筏封面的格式。那是只有宗人府的才能使用的信筏。

    揭开铅印,打开信封。信封上的字迹,熟悉可忆:

    “方云,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方家……此事不要再查!切记!切记!!”

    落款,是两个字“宗令”。

    方云的瞳孔刷的一下剧烈收缩,这是宗人府宗令的手笔。字迹潦草,与他以往的字体,完全不一样,似乎是在匆忙间写就的。

    方云关注的不是信中,提到的“方家”二字。换了是平常,若是有人拿方家来威胁他……他早贼就勃然大怒了。方云是最受不得威胁的。

    真正让他的关注的,是这封信,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那股气息:

    彷徨、不安、恐惧!

    方云能感觉到,写信的人,在书房内来回走动,精神憔悴……极为不安的情景。他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这封信,不是用来威胁他的。而是来提醒、警告他的!

    告诉他,有威险,不要再插手!

    “怎么回事?短短的六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云心中喃喃自语。他抬起头,只觉得夜色下,重重的迷雾笼罩了上囘京城。这座古老的帝都,他生活了十多年。在其中长大,但现在,却觉得如此的陌生!

    一昔之间,方云竟有些不认识这个帝都了!

    “大人,现在怎么办?”

    赵伯言在一旁道,声音很小。他能够感觉到,门外几个漫不经心,看似路过的人,正在用眼睛余下,小心的看向冠军侯府内。

    风声如沙,漫漫寂兼

    良久之后,赵伯言听到了方云的声音:

    “回去吧。以后再议。”

    声音流露出一股浓浓的寂寥,仿佛风吹过无尽的高过……

    天空并没有雷云,但方云分明感觉到,这天……已经变了!

    方云并没有能够继续调查这件事,因为第二天,军机处的一张斥责公文,很快送在了冠军侯和四方侯府。

    对于方云罔顾禁令,乘架马车,在碱棺期间这和严肃的时期,强闯武穆府的行为,严厉的斥责了一翻了。同时连带华阳夫人也被斥责了一翻,称她管教不力。公文严令的方云和四方侯府,在此期间,严禁外同。一切公侯,平等视之。

    在公文的落款,加盖了几大武侯的玉印。

    这和事情,如果是在平时。方云也就是一笑了之。毕竟他的身份特殊,军机处对于他的约束力并不是很强大。但是就在方云离开这段时间,朝廷进行了改组。军机处的权力大大增强,完全囘**了原本的军机处和太和殿的功能,并且在此基础上,还有增强。

    这一纸公文的效力,就相当于是武穆和三公,同时斥责方云的莽撞的行径一般!极为正式。然而,真正令方云在乎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这纸军机处文书的最后面,加盖的金色大印。

    那是大周的传国之器,人皇的玉垒!

    在这件事情中,人皇并没有露面。也没有在公文上写一个字。但就是这么一个人皇玉垒,却让方云顿时脸色大变。而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则让方云彻底的沉默了。

    就在接到军机处军文的当天,东宫皇后娘娘召华阳夫人入宫觐见。华阳夫人和往常一样,如约而至。然而一直在殿外等了数个时辰,都没有见到皇后身影。之后才被告知,皇后娘娘有事,让她回去!

    整件事情看起没什么,很普通。

    但背后表明的态度,却不禁让人心寒。

    皇后娘娘执掌东宫多年,向来不偏不袒。像这样召而不见,在殿外侯上几斤……时辰的事情从未有过。虽然她并没有说什么,似乎真的只是临时有事抽不开身一样。但这件事情背后,已经清晰的表明了她的态度。

    方云可以不在乎军机处,不在乎皇后娘娘,却不可以不在乎母亲华阳夫人。

    方云沉默了。

    整个禁令期间方声再没有外出。也没有试图再闯入武穆府。甚至连所有明面上的调查都停止了。但是暗底下,更加隐秘,不为人注意的调查,依然在继续。

    武穆是真正的社稷之臣,躬行天下,死而后已。不论于公于私,方云都有义务,要将整件事情调查清楚。然而有用线索,依旧极为稀少。

    所有关于武穆消息,全部是一片空白。仿佛被人凭空抹去。查不到一点消息,进展十分有限。

    然而,就在武穆死后的岂三天,方云终于等到了朝廷,关于武穆死亡的正式榜文只关于武穆的死亡朝廷给出的解释是武穆是被混沌老祖和几位大帝偷袭致死!

    这一点,和神卫都纯宇无敌所说的,毫无二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如宇无敌所说武穆真的是被混沌老祖他们所杀吗?”

    这一天,方云坐在书房囘中手里握着蛾子摘抄来的榜文内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几天,他被朝廷下了禁足令,也就只能在书房里待着。

    宇无敌所说的话,方云可以毫不当真。但是朝廷的正式榜文,方云就不能忽视了。因为榜文的背后,还代表着人皇的态度。

    在这么大的事情上,这么正式的文书上,没有人能忽视人皇的态度。而现在的朝廷,没有人皇的首肯,这和严肃的公文,是根本发不出去的。

    榜文说是宗派偷袭,导致武穆死亡。那么武穆的死亡,就真的有可能是这样!

    因为方云实在想不出,在这件事情上,人皇有什么理由,隐瞒或者说是编造武穆的死因。武穆与人皇向来关系和睦,武穆甚至能无视任何时间,任何阻挡,直接进宫面圣,连皇后娘娘都没这和权利。

    如果不是人皇的重视,武穆是根本不可能达到这和程度的。甚至于,当初方囘林和福康公主的婚事,这样的私人事情,武穆居然也能请得人皇答应。

    武穆和人皇的关系,可想而至。如果不是信任武穆,人皇也不可能将大周朝一千多万的军队,交付给他。而且,方云还知道一件事情,武穆拥有皇室血统。和人皇乃是一脉相传!

    可以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人皇没有任何的理由,不彻查,没有任何的理由,在关于武穆的正式榜文上作假。

    “但是这几天,陛下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下禁令,为什么要阻止我去探访武穆,甚至调查这件事!”

    方云眼中流露出深深的烦恼和困惑。

    整件事情,流露出来的破绽和疑点太多了!

    人皇手握圣皇之划,连玄鲸裂海大帝都被一招杀了。难道混沌老祖和各荒的大帝这么大的胆子,刚刚逃跑,就立马杀了一个回马枪报复》

    能在上囘京城阻止方云手下茫茫的蛾子,并且将一切消息抹的一干二净的,只有朝廷经营一千多年的宗人府。上囘京城是宗人府的老巢,只有他们有这么大的能量,阻止方云手下的蛾子。但是宗人府听命于人皇,没有人皇的命令,他们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武穆位高权重,是大周军神。由朝廷的王侯拜访,悼囘念他是合乎理法的事情。为什么朝廷要阻止?难道说,其中有什么隐情或者苦衷?

    方云握着榜文,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久久不能释怀。他想了很多很多,但总不得要领。

    冥冥中,方云突然想起了三公。上囘京城之役,三公明明存活了下来,为什么却要不辞而别?

    冥冥中,似乎有什么想法掠过脑海,快要抓囘住了,又从手指间滑溜了过去。

    “蹄哒挞!”

    突然一阵马蹄声,从府外的大街上传来。急速的朝着冠军侯府的方向接近。这和时候,也只有禁军,才有这种权力在街上骑马奔驰了。

    “是朝廷的信使!”

    方云眼皮一跳,回过神来。这么近的距离,整个冠军侯府百丈之内,自然没有什么能瞒过他。

    信使很快上了门,到达了方云书房之中工

    “冠军侯,陛下有令,召你即刻入宫!”

    短短的一句话,石破天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