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前往狄荒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三更)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狄荒大地,一片茫茫。

    自从上京城之战失利,整个狄荒都笼罩一股悲伤的阴云。这次大战,狄荒损失惨重。大周朝也同样不小。现在私底下早有传言,说是大周朝很快会重整旗鼓。大批装备精良的军队,将会像潮水一样,涌入到狄荒。

    到时,无人可以抵抗。所有人狄荒子民,都要沦为奴隶。徙入中土,发配到各地矿山,为奴为仆,日夜劳作。以此做为报复狄荒击杀大量大周士兵!

    这种想法,不止是流传于民众之中。随着四极穹宇大帝当日的溃败,更学入到了铁骑军伍之中。现在,狄荒大地再见不到,像以前那样,森严的巡逻和斥侯队伍了。

    方云的本体,划破层层虚空,出现狄荒的时侯,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整个狄荒,就像是不设防,随时恭敬大周的入侵。

    “好浓烈的悲观气息!”

    方云感受着虚空中,如潮水一般涌动的悲观情绪,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些情绪来自四面八方,笼罩整个狄荒。

    老实说,这些情况,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的。他本来以为,狄荒正是全神戒备。随时防备大周朝的攻击。

    微微出神片刻,方云随即明白了什么,心中发出无声的叹息。

    不论对于哪一方的百姓来说,对于和平的向往,幸福的憧憬,无疑都是相似的。从朝廷的角度来看,这次的边荒战争,无疑是各荒试图巅覆朝廷,染指中央神器的行动。

    即便是从各荒皇室的角度来说,也只是为了实现五帝的复辟。但是对于那些普通的百姓来说,显然拥有截然不同的意义。

    很显然,很多狄荒的百姓,都将这次的战争,看成了,改变狄荒命运,摆脱大周压制的手段。但很显然,他们失败了。

    方云想起了儒家经藉上看到的一句话,喃喃念到: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场战争中,受伤害最大的。无疑就是普通的百姓。无论是中土那些被邪派修士血祭的百姓,还是狄荒受战乱波及的百姓,都是一样。

    不过,不在其位,不谋其职。

    数万年,这种事情,都没有停止过。而且,现在的情况,也不是他以一已之力,能够改变的。

    “唉!如果有可能,还是尽可能的阻止再次的战争吧。”

    方云叹息一声,径直掠往了狄荒深处……

    方云并没有绕什么弯子,也没有弄什么迂回。而是采取了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直闯狄荒皇宫。谢道韫能出现,而且只会出现的,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狄荒皇宫。

    浩瀚的大地上,一座恢弘的宫殿矗立。

    皇宫之中,戒备森严。也只有在这里,才能感觉到,狄荒还是在时刻准备着,应对大周的反击。

    方云到达的时侯,一道雄浑真气,化为穹形,从天上落下,罩住了整个皇宫。这股真气强横霸道,流露着一股天皇贵胄的威严,正是老狄皇的真气。

    这么雄浑的真气,笼罩皇宫。就算是一只蚊子,也飞不进去。

    “这个老家伙,看来是早就防范着有人潜进来!”

    方云心神微微一动,立即沉入了地底。要潜入皇宫,最佳的方式,无疑是从地底进去。如果换了别人,无论怎么小心,也瞒不瞒不过老狄皇的眼睛。不过,对方云来说,这个一点用都没有。

    在地底潜行,一点气息都没泄露出去。方云很快就无声无息的潜到了皇宫地底。没有惊起任何的风波。

    狄荒皇宫的地板,是厚厚的白玉。一层雄浑的真气,同样贯通其中,令这些白玉,像钢铁一样坚硬。居然是老狄皇,连地底都防范到了。

    “给我打开!”

    方云双手一分,立即利用天地万化钟,对禁制的穿越,和模拟真气的能力,无声无息的穿过真气层,浮出了地面。

    皇宫内,建筑纵横交错。并没有人发现方云。

    这并不是方云第一次进入狄荒的皇宫了。按图索骐,方云轻车熟路,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就进入到了谢道韫的书房。

    一道柔弱的倩影,趴伏在书桌上。一动也不动。书桌一片凌乱,地图、墨砚、稿纸、朱砂……,各种东西,堆积在一起。

    谢道韫就趴在那里睡着了,她的背影露出深深的疲惫和憔悴。

    这是方云第一次看到谢道韫露出柔弱的一面。以往的时侯,这位狄荒的奇女子,不是给人以极其强硬的形象,就是给人以运筹帷幄的智慧形象。很少露出柔弱的一面。

    “很多人都忘了,在运筹帷幄的另一面。她其实也是个普通的女子。承担着太多,不属于她的东西!”

    方云望着谢道韫的背影,心生感触。这个女子和“重生”时的他一样,背负着太多的东西。其实,她也有柔弱的一面。如果让这个女子,和李亿玄之间,那样的结局。方云感觉自已会觉得深深的遗憾!

    啪!

    方云手指一弹,一道光华将整个书房笼罩。这道光华中,拥有天地万化钟的气息。能屏蔽到老狄皇的感应。

    老狄皇隐忍许久,连自已的孙女也利用上了。这种人心机太深。方云不想和他打交道。

    “谁?”

    本来正在沉醒中的谢道韫,霍的跳起,闪电般的转过身来。手上已经抓住了一柄刀:

    “是你?!”

    看到身后的方云,谢道韫露出一脸的惊讶。她本来容貌娇美,但现在,却露出憔悴之色。眼圈也浮肿,好像很久很久没有休息。

    “是我。”

    方云衣袖一拂,轻轻走了过去。

    “怎么?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谢道韫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冷笑:

    “方云,你成功了。我数年的心血,悉数毁于你的手上。时隔数年,我再次败在了你的手上。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你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切吧。我承认,我输了。你想笑,就彻彻底底的笑吧!”

    虽然嘴上强硬,但谢道韫的脸上,却有种深深,发出内心的疲惫。显然这场战争,让她心神俱疲。

    方云摇了摇头,望着谢道韫,叹息一声:

    “谢道韫,你太要强了。也太自以为是了。我觉得,我会为了笑话你。不远万里,跑到狄荒来嘲笑你吗?这场战争,你入局太深了。完全忘了。你并不是力挽狂澜的战神,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

    谢道韫怔了怔,随即自嘲道:

    “你当然可以这么说。这场战争,你们是胜利者。想怎么说都可以。但是我身为皇室成员,却不能这样。我承认,我输了。不是你的对手。我无话可说。”

    “谢道韫,对于狄荒,你已经尽力了。你不是神,不是无所不能的!不要给自已那么大的压力,这个天下,已经不是你能左右的。接下来的,也不再是普通层次的战争。而是崩天裂地,毁灭一个陆地的战争!这场战争中,你无能为力。——离开吧,趁你还有机会。”

    方云劝慰道。

    “离开,怎么离开。现在所有的狄荒子民,数百万的人,把他们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我如何能一走了之?”

    谢道韫一脸惨然道。

    方云望着谢道韫,沉默不语。犹豫了一下。便将整个事情,合盘托出:

    “谢道韫,离开吧!趁你现在还有机会。——你或许还不知道。因为你在这场战争中,统帅狄荒大军,对朝廷造成极大损失。现在,人皇已经命令李亿玄,亲自到狄荒来击杀你。”

    说着,方云便将自已所知的事情,叙说了一遍。然后道:

    “现在,他应该已经出发了!”

    “轰!”

    五雷轰顶!

    谢道韫身躯猛的摇晃了一下,双脚站立不稳,几乎要跌倒。连忙用手扶住桌子。方云清晰的看到,这位狄荒的奇葩,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惨白,毫无血色。那双美眸之中,一下子仿佛失了灵性一样,充满了哀婉的绝望!

    这个消息,对谢道韫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在谢道韫的心中,狄荒的政务和军务,虽然让她心神俱疲。但在她的内心之中,依旧留有一片温馨之地。依旧有一片,值得她期待,和充满希望的地方。

    那就是和李亿玄之间的感情!

    虽然两个人之间,关系僵硬。甚至见面,都有种针锋相对的感觉。但有一点不可否认,两个人都是互相爱着对方的。

    虽然互相伤害,但彼此深爱!

    对于谢道韫来说,这是她心中最珍视的东西,也是她的支柱。但现在,这根支柱轰然倒塌了。

    一股血水翻涌,冲到喉头,又被谢道韫强行的吞咽了回去。她抬起头,绝望而哀伤的望着方云:

    “他真的答应人皇,要来剌杀我吗?”

    尽管有些不忍,但方云还是点了点头。毕竟,不管他说不说,这一天也是迟早会来的:“是的!”

    “噗!”

    谢道韫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软软的倒了下去。

    “谢道韫!”

    方云大吃一惊,连忙苦了过去。扶住谢道韫,同时一股真气,输入到了她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