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人皇之威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三更)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荒戟碎空大帝等人虽然反应过来了,可惜,已经太迟了。或者,在他们看到人皇抛出三皇圣剑,心神一窒的刹那,就已经迟了。所以的一切,都完美的在人皇的算计中发生了。

    或许这一切,根本就是一个阳谋。没有多少人知道,人皇当初到底是怎么得到三皇道统的,因此,也没有人知道,三皇圣剑中是不是真的藏有三皇绝学!

    没有人抵抗得了三皇圣剑和三皇道统的诱惑,四位大帝也是一样!

    “嗡!”

    在就四名大帝迟疑的瞬间,浩瀚的“浩气长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枯萎。无穷无尽的浩然之气,和天下士子心中正直的念头,都灌入了人皇圣剑中,重新祭炼着这柄远古时代的传奇圣剑!

    嗡!

    暴涨到千丈高下的黄金圣剑,从浩然之气的光柱中,破空而出。只听嗡的一声,太庙酒祝庄思尘的身躯彻底的消散,天空的浩气长河,只余下涓涓一缕,为儒家留下最后的火种,便消失在虚空中。

    轰!

    远古人皇圣剑破空而出,只一剑,便粉碎四名大帝的攻击。再一剑,便逆流而上,在人皇的召唤下,没入云端中,一只坚实手掌中。

    “成功了!”

    虚空深处,战神宫主看到人皇圣剑穿云而上,没入人皇手中。露出一丝意料中的神情。似乎眼前发生的一切,早就在他的人预料之中。

    “冥王,今天你真的不该来!”

    战神宫主望向对面的冥宗宗主,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脚下轻轻一滑,便退开数千丈,拉开了和冥宗宗主的距离,她的眼中带着一丝戏谑的神情,以一种看死人的眼光,看着他:

    “现在,自求多福吧……”

    冥宗宗主皱了皱眉,还没反应过来。耳中便听到了一声威严、宏亮,霸气无双的暴喝:

    “人皇造化剑!——”

    浩浩荡荡的黄金剑光,无边无际,从雷云深处爆发出来。交手到现在,人皇第一次使出了剑招。

    轰隆!

    整个天地化为一片白昼,每一寸空间,每一寸土地,都镀上了一层黄金色。入目全部都是剌目的金光,仿佛流动的熔岩一般。

    而人皇的气息,在这一刹那,暴涨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他的气息直接压过了四名大帝,达到传出中,无限接近远古三皇的恐怖境界。

    整个天地都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风暴,强大的武道威压,从天空的最高处幅射而下。仿佛远古的三皇,降临在了这个世界一样。许多站立在地面上的武者,咔嚓一声,双脚就深深的陷入地里。身躯弯下,呈伏跪的恣势,压根就直不起身来。

    惶恐!

    无比的惶恐!

    尽管身躯直不起来,看不到天上的情况。但是众人的脑海中,却奇异的感觉到了人皇的存在。就像是虔诚的信徒,面对着威严、尊贵的天地神明一般!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了下来。所有的声音,全部消息。只余下的对苍穹的最高处,那道神明一般的身影的敬畏和恐惧。

    这一刻,刘煓圣剑在手,他不再是大周朝人皇!

    他直接就是远古人皇!

    神挡杀神,佛阻杀佛!

    咔嚓!

    天崩地裂,仿佛是神罚一般!

    时间在这一刻终于恢复了流动。一股狂暴的罡风,从天空倒卷而下,吹得众人离地而起。混乱之中,众人听到几道雷霆般的声音。

    这几道声音,若是平时,足以让任何人心生敬畏,并且小心谨慎。它们说一句话,就足以让混沌老祖这样的人物,都战战兢兢。但是现在,它们却心生惶恐,恐惧的就像是普通人一样。

    “玄鲸……玄鲸裂海大帝!……”

    “怎么会是这样!——他……他居然杀了它!”

    “人皇圣剑!……我们不是对手!”

    “走,走,走!”

    …………

    惊慌、恐惧的声音,仿佛是受到惊吓的平民老百姓一样。任谁也无法,这些话居然是平时高高在上,做为神灵一般,被人供奉、敬畏的几位大帝发出的。

    它们曾经不可一世,恐怕了中古时代。而现在,它们却惶惶不可终日,无尽的恐惧!

    “轰隆!”

    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耳中就听到了一声惊天巨响。一道庞大的黑影,从天而降,重重的砸落上京城的中央,压垮了无数的房舍。

    这是一头庞大黑鲸,它在空中的时侯,原本有二十多万丈长。但是掉落下来的时侯,身体里的真气,不断的散逸出去。它的身躯也就不断的缩小。等到掉落到地面的时侯,就只有一千多丈长。

    庞大的身躯,重重的陷落在大地上,压出一个坑洞来。接着喀啦一声,一道磅礴的金光,从它的体内喷薄面出,由头至尾,将这头巨鲸一分为二。大量的血水,内脏,淌了出来。

    这头巨鲸的血水,不是红色的,却是金色的!

    啪哒!

    五块碎肉从空中掉落下来,落在巨鲸附近。却是几块从躯体上削下来的巨大的鱼鳍!

    五位玄冥大帝之一——溟荒的玄鲸裂海大帝,居然就这么死了!

    众人呆若木鸡,几乎无法相信眼前的看到的事情!

    曾经灭亡过一个时代,苦修了数万载的异类大帝,居然陨落了!

    “怎么可能!这是中古的大帝啊!……”

    “刘煓……刘煓他居然强到了这种地步吗!他居然杀了一名大帝!”

    “人皇剑!都是人皇剑!远古人皇的圣剑,居然真的被他们祭炼成功了!……这是远古人皇的力量啊!以后还有谁能制得了他!”

    …………

    一道道繁杂的念头,在虚空中涌动。这些强横的念头,这会儿也就是普通人。人皇手持圣皇之剑,一剑杀了玄鲸裂海大帝这件事,深深的惊吓到了他们。朝廷一方人马还只是感到震惊,震惊于人皇杀了玄鲸裂海大帝这件事。

    而宗派联盟的一方的人,则是彻底心寒了。那股寒气,从脚底涌上头顶,整个人好像冻在冰窑里一样。整个人都要牙齿打颤。

    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虽然极短,只有一个念头的时侯。但在众人的感觉中,却好像经历了几千个世纪一样漫长。随即人群中暴发出一声心惊胆战的嘶嚎:

    “逃!——”

    太可怕了!人皇本身就有三皇道统,如今又有了完全状态的人皇圣剑,连玄冥大帝都不是它的对手。还有谁能抵抗得了他!

    整个战场一片混乱,谁也顾不得谁。也顾不得混沌老祖的命令。再也不期冀那本来触手可及的宗派盛世。

    轰!

    所有的上古,中古、近古的宗派武者,乱的就像一窝蜂一样,直接遁入空间断层,向着四面八方逃遁而去。

    这个时侯,保命要紧。已经没有人有时间去想目的地的事情了!

    那种如剑悬头顶,随时要丧命的感觉。逼的人要发狂!

    轰!

    看到宗派联盟的强者要逃,苍穹深处,人皇想也不想,直接一剑劈出。这一道剑气和前一道斩杀玄鲸裂海大帝的又不一样。剑气射出千丈,直接分化,一化为九,九化为百,分成百、千、万份黄金剑气,向着逃逸而出宗派联盟的强者追击而去!

    宗派是天下祸乱之源!

    这些宗派强者平时散逸各处,如今难得如此集中。如今要逃逸,人皇却不能让他们如此轻易离去。

    这一剑分成百、千、万股,当场就有近千的宗派武者,砰的一声,炸成粉粉。身躯爆成血末。余下的剑气,又根据宗派逃逸强者的气息强度,各自组合演化,聚合成数百股,遁入虚空,如附骨之蛆般,轰杀过去。

    砰砰砰!

    惨叫声中,又有近百名宗派强者被人皇圣剑的剑气洞穿。余下的剑气,直接追出七、八千里,才消散。

    而此时,人皇早已不见了踪迹!

    夷荒邪神、四极穹宇大帝、荒戟碎空大帝早吓得逃跑了。此时真是趁势打铁,趁它们心神惶惶,对付他们的时侯。更何况,天皇圣剑和地皇圣剑还在它们手中!

    宗派联盟方面,已经彻底乱了套!

    “走!趁这个机会,杀了这些祸乱天下的叛徒!”

    宇文敌爆喝着,首先率领神卫大军的强者,追杀而去。在这次上京城的大战中,他苦于势单力孤,时时刻刻都面临着多名宗派强者的围攻,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怒火。此时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走!快走!”

    距离地面十余万里的地方,巨大的青色镇妖塔悬浮在虚空中。镇妖塔的最低层,一股真气聚成人形,面容苍老,但气质尊贵,对着帝一焦急的大喝。

    宇文敌已经追出来了。以帝一此时的情况,根本对付不了拥有“乾坤图”的宇文敌!

    “父皇!父皇!……”

    帝一满眼泪痕,抓着末商皇用真气凝聚也来的双手,目中流露出深深的悲痛:

    “父皇,跟我一起走吧!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我不想再失去你第二次!”

    “乙儿,走吧!”

    末商皇披头散发,他虽然不是真正的身躯,但这一刻,眼中也流出真气的泪水来,神色极为悲泣:

    “我的肉身,早已被刘煓和镇妖塔炼化在一起。不分彼此。镇妖塔早已被他融入神魂之中。无论我逃到哪里,都是逃不他的追踪的!——刘煓阴险狡诈,是奸雄,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手段。走吧,不要再想救我的事。好好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