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血色囚徒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武穆的境界,并不如混沌老祖,也不如黑暗帝君。这两个老怪物都是漫长的时间,累积下来,达到世界级的巅峰。黑暗帝君更是屠戮了一个时代的生灵。

    武穆自认没有混沌老祖那么漫长的寿命,也没有黑暗帝君那么残忍。在这场最顶级,混合了蛮荒的“荒戟碎空大帝”的战斗中,一个武穆的作用,非常有限。

    “或许,该是那个人出世的时侯了。”

    武穆淡淡的叹息一声,脑海中掠过一道杀气涛天的身影。身形一动,武穆化为一道闪电,沉入了皇宫所在废墟的地位。

    皇宫的地下,从来都不是实地。而是一个浩大的,处处强大禁制的庞大空间。只是这些禁制,拦不住同为皇室成员的武穆。

    皇宫的最深处,血气弥漫,到处都是红的,仿佛火烧一样。浓烈的血腥气味,足以让神通境的武者在踏入这里的时侯,也感觉作呕。

    然而这处皇宫最深处的空间中,最令人不舒服的,不是这些浓郁的血气。而充斥整个空间庞大杀气。这些杀气,无形无相,仿佛最锋利的钢丝,纵横交错,遍布整个空间。哪怕是传奇境的强者,在这个空间里,步步维艰,呼吸困难!

    所有的杀气,都来自一个人!

    这是一间囚室,用来囚禁最危险,最可怕的罪犯!

    “砰!”

    当武穆踏入这片空间的时侯,浓郁的血腥气,立即如有生命般,扑鼻而入。一时间,只觉得无边血海,向眼中涌来。无尽的生灵在眼中厮杀,惨号。而自已的四周,全都是浓稠的血浆。

    “哈,你来了!”

    一声洪亮的声音,从血雾的最中心传来。声音中蕴含着磅礴的血气脉动。这些血气至阳至刚,神通境强者的血气与之相比,就同溪流与大海一般。

    武穆抬头望去,只见这个空间的最中央。一道魁梧的身影,仿佛血狮一般,矗立在空间中央。他全身都血红血红的,浓郁的血气在他的体内凝聚成一团。让他的身体仿佛太阳一般,散发出无尽的血光。

    神通境的强者,并不缺乏血气。但是站在这个人面前,再强大的武者,也会感觉到自已血气微薄,像个久病未愈的病秧子一样。

    有多久没来了……

    武穆望着血光中心,那道魁梧的身影,有那么刹那的怔然。还记得第一次到达这里的时侯,还只是一个小孩。

    “怎么?小皇帝遇到麻烦了?哼!我在地下都感觉到了!……”

    那人冷冷道,毫不掩饰自已的奚落和讥讽。

    他说话的时侯,周围传出哗哗的铁链声。只见一根根手臂粗的巨大的血色铁链,足有数百根,从四面八方,缠绕到中间的血影身上,深深的扎入他的身体里面。

    这个人,是个囚徒!

    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被囚禁了多久!

    “那个人的传人出现了……”

    武穆道。他很清楚,要想得到他的帮助,必须要先说服他。

    “那个人?哪个人?”

    血雾中的囚徒道。

    “你大哥!”

    武穆回答道。声音很平静,但引起的变化,却是巨大的。

    轰!

    整个空间的血雾都沸腾起来。血雾的中央,一团浓稠的血光分开,露出一双可怕的眼睛。这双眼睛,比最凶残的野兽,还要可怕千万倍。只是看人一眼,仿佛洞穿人的心肺,一把掏出人心里的真正想法。

    “你再说一遍!”

    巨大的声音,如洪钟巨吕。

    “你大哥,帝武侯。他的传人出现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方家那个次子身上的宝物,就是帝武侯身上法器!”

    武穆并没有回避,直直的迎着那双眼睛,清晰的吐出这句话。

    血色空间中万籁俱静。那名血色囚徒并没有说话,一双比刀刃利害千百倍的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武穆,似乎想要分辨他话的真假。

    “方家次子,他的武学和当年的帝武侯一样,都是极为驳杂。正、邪武学,不必修练,就能达到极高的境界。同样的封印傀儡,同样的武道修练速度,非常之快。一年之功,可抵其他人几十年!”

    武穆继续道。

    “他的名字?”

    那双眼睛露出思考的神色,片刻后,问道。

    “方云,二十岁。是人皇亲自册封的大周冠军侯。传奇级的修为。”

    武穆如实道。

    “呸!”

    血色中的囚徒狠狠的呸了一声,整个空间都在他这一呸之间,狠狠手晃动起来:

    “我大哥的传人,岂会仅止一个区区冠军侯封号!”

    武穆沉默。

    如果真论能力,方云封武侯都绰绰有余。但武穆知道,这个人只是在简单的发泄心中的不满而已。

    良久,那人才道:

    “小皇帝知道这件事情吗?”

    “虽然没有证据,但应该知道。”

    武穆平静道。

    “哦,知道了。他还不去抢夺?他不是和他那该死的祖父一样,一直想从我这里,打听到那个的秘密吗?”

    那人冷冷道。

    “那件法器想要易主,必须杀掉原来的主人。——虽然我不知道陛下的想法,但陛下确实没有对方云动手。或许,这只是你对陛下过于偏见。毕竟,老太上人皇是老太上人皇,陛下是陛下。”

    武穆分辨道。

    “哼!一丘之貉!当年我见到他的时侯,就知道。他精于帝王心术,要么是这个方云对他还有利用价值。暂时不想杀掉他。要么就是,他手上已经有了《三坟》,已经不稀罕这个东西了。——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不成能!”

    那人冷冷道。

    “你对陛下的成见,太深了。”

    武穆道。

    “哼!”

    血色中的男子冷哼一声,不置可否。顿了顿,终于道:

    “说了这么多,不就是希望我开口帮你吗。说吧,想要帮你做什么?”

    武穆终于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走上前去:

    “有劳止戈侯了……”

    …………

    天空中,战事已经进入到了最紧要的阶段。

    人皇虽然处于劣势,同时面对荒戟碎空大帝,以及混沌老祖、苍始魔祖、黑暗魔君三大巨擘的攻击,但是帝王本色不减。每一击都是崩天裂地,令风云为之变色。

    “交出《三坟》饶你不死!”

    荒戟碎空大帝冰冷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洪若雷霆,在虚空深处响起。

    “哼,你一只远古大戟,得天地造化,修成玄冥。居然妄图觊觎三皇圣物,与朕争夺这三魂秘境。真是可笑!来吧,你便有天大能耐,朕今天也要让你折戟沉沙!”

    人皇冷笑道,居然是一语点破荒戟碎空大帝的出身来历。

    “找死!”

    一声怒喝,天空雷火闪烁。做为异类大帝,地位崇高,享尽尊荣。最忌讳被人点破粗鄙的出身来历。

    声音一落,天空中电闪雷鸣。喀啦一下,现出一条巨大的空间缝隙,仿佛天地都崩塌了一样。却是这位异类大帝,被激起了怒火。

    这就像是一个人,原来是卖草鞋的。突然之间做到了皇帝,尊贵无比。突然之间被人揭破,呐,这个人原来是个卖草鞋的。

    这就是揭人短,犯了皇帝的忌讳!

    “刘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若是你,就早早献出《三坟》,不做这垂死挣扎的蠢事!”

    苍始魔祖声音嗡嗡,在天空旋转,一翻“好意”劝解道。

    “哼!朕便是没有《三坟》,也一样能宰了你!”

    人皇声音一落,便见到一道星河般的黄金匹练,破空而出,斩向乌云深处。苍始魔祖受了这一拳,果然压力大增,再开不得口。

    虚空中荒戟碎空大帝一怒,战况顿时变得更加激起。

    “轰!”

    天地剧震,一股无形的波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覆盖整个上京城。

    “嗡!”

    一道惊天剑气迎头劈下,但一眨眼间,时光倒流,帝一发出的这道剑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了回去。而与此同时,两个人的身影也在一茫茫不可测度的力量支配下,突然以不可想象的速度,沿着原来的战斗轨迹回溯。

    两人的身影时隐时现,一会儿出现在东边,一会儿出现在西边,时隐时现,居然把两人之间交手的过程,回溯了一遍。

    那种剑光骤忽出现,距离头颅不过毫厘,惊险之极。又突然之间消失,无影无踪,让人心惊肉跳不已。哪怕是方云,在剑光履体的那一刻,也出了一身冷汗。

    “时间回溯!……”

    方云心中大吃一惊。

    时间向来只能静止,或者向前流动。方云虽然也能操控部分时间之力,但从来没有操纵过“时间回溯”这种能力。

    荒戟碎空大帝居然能够施展出这种逆天的能力,简直是恐怖!

    很显然,方云在帝一的身上,看到了和自已同样的震惊。玄冥级强者的能力,足以让任何没有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如井底之蛙,黯然失色。

    武道境界达到玄冥级,已经超脱了门派和功法之见。哪怕帝一是剑宗传人,手中又有戮仙剑和诛仙剑,但一旦被卷入时间洪流中,依旧不能抗衡。

    或许,当他达到地魂境的时侯,凭借手中的剑宗神器,有可能斩断这股附加在身上的时间之力。但是现在,他显然不具备这种能力。

    “轰!”

    当另一股强大的波动,带着金光,从云层深处爆发的时侯。这股时间的躁动,终于停止了。光影变幻,方云和帝一,又回到了被卷入“时间回溯”之前的状态。

    “吟!——”

    一道剑光扑面而来。方云心中有了准备,心念一动,立即施展“空间之门”,闪电避开。

    时间的洪流,在客观上,永远是隆隆向前,永不停歇。

    哪怕局部可以逆转,但终究是要回到大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