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暮日王朝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神洲大地,东、南、西、北,一片危机。一千多年的王朝,气数已尽,崩溃几乎就在瞬之间。

    上京城中,浓云滚滚,隐隐的火光,和雷光迸射不断。天地之间,仿佛末日一般,完全不辨东西。

    “千年的王朝,一代代的躬耢,难道就是这样的下场吗?!”

    战场中央,太宰望着四周滚滚的雷云,和浓云深处,不断传来的轰隆巨响,终于忍不住概然悲叹。

    三公之中,太保为精于武道,为儒家护航之师;太傅精于文字,为皇子、公主之师,唯有这太宰,是真正全权处理天下事务,夜以继日,躬耕不断的。

    这儒家的基业,太宰乃是从上代太宰手中,承接过来。一代又一代的儒家传承,不断躬耕,方才有了大周朝一千多年的盛世。而如今,却是毁于一旦之间。

    从此以后,宗派盛世,儒家报负,再无施展之地。太宰想起此处,不禁悲从中来。

    “师兄……”

    太保怆然,心中也是一片伤感。荒戟碎空大帝已出,只怕其余几位异类大帝,也离此不远。当大周灭亡,儒家没落,也就是天下苍生,步入黑暗时代的开始。

    中古时代,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也就是相距五千多年的事。而历经三个王朝,事实轮回,天下权柄,终究又免不了落入宗派之手。

    三公怆然!

    “来吧!朕无惧!”

    人皇疯狂的大叫声,响彻天地。他的身形已经完全看不到,只有霸气不减的声音,依旧响彻天地。但是任谁都知道,人皇那只是勉力支撑,落败只是迟早的事。

    一个恐怖的荒戟碎空大帝,再上苍始魔祖、混沌老祖、黑暗帝君三名世界级巅峰的强者,和大量宗派强者。这样的组合,不管是在境界,还是实力,都稳稳压了人皇。

    “吟!——”

    浩浩虚空中,剑气长啸。帝一的剑气,已经远不像开始那般犀利了。但是方云的身法,也没有开始的从容。

    “荒戟碎空大帝,是它!它终于插手了吗?怎么办,怎么办!……”

    方云脑海中嗡嗡巨响,心中一片焦急。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场群虎噬龙,如果只是混沌老祖等人的出面,那还是有希望的。

    毕竟,人皇的玄冥级的实力,足以压制住三人联手。但是一旦涉及到各荒的异类的大帝。那么事情就完全不一样!

    各荒的异类大帝,晋入玄冥级的时间。虽然各自的时间不可考证,但是却远远的超出人皇。尽管它们极少出手,但是谁敢说,人皇的实力,就一定比异类大帝的强呢?

    一个可以压制,两个呢?三个呢?

    荒戟碎空大帝,万古青天大帝、四极穹宇大帝,玄鲸裂海大帝,邪神,方云不知道,其余几个大帝会什么时侯出现。或许,它们早就来了,只是没有出手而已。

    怎么办?

    怎么办?

    ……

    方云脑海中一片空白。

    大地上,浓烟滚滚。一条人影重重的坠落在地上,然后被呛得发出咳嗽的声音。

    “谁?!”

    太保厉声喝道。

    “太保大人,是我。”

    一个疲惫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浓烟分开,一条熟悉的身影,满身是血,走了进来。他虽然眼神疲惫,嘴角流血,但脚步却极其的坚定。

    “圣武侯!”

    三公吃了一惊。来人正是圣武侯。

    圣武侯走上台阶,对着三公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向寂然不动的酒祝,扑嗵一下跪倒,头颅深深的跪了下去。然后一动不动,什么也不说。

    “武侯大人,你这是……”

    太傅吃了一惊。

    圣武侯并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

    面现苍老的酒祝,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圣武侯虽然没有说话,但庄思尘却已经知道他的来意,他仰起头,目光望着空中,喃然道:

    “还是为了那件事吗?……”

    “酒祝大人,事情紧急。朝廷一千多年的气数,和天下万民的命运。就系于今日一战。杨奇恳请酒祝大人,看在天下万民的份上,答应陛下吧!”

    圣武侯说着,砰的一声,卤门重重的叩在地上。

    “这……”

    三公都是一惊,这件事情他们却是知道的不多。

    庄思尘什么都没有说,他的目光抬起,只是望着虚空,乌云深处,那一抹金光,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酒祝大人,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圣武侯听到庄思尘没有答应,声音悲痛,不停的叩着头。他没有使用功力,但每一下,都叩得极重。

    这位圣武侯,在天象异变之前,乃是武侯之首。位高权重,煊赫一时,乃是真正的大丈夫,伟男子。有道“男儿膝下有千金”,但是此刻,为了天下苍生气数,圣武侯却是毫不犹豫的向一位老人,屈膝下跪。

    “侯爷!……”

    太宰吃了一惊,只见一淌淌的血水,从圣武侯头触地的地方,淌地出来。一滩又一滩的,仿佛溪流一样。从三公的位置看过去,这位面容刚毅的伟男子,大周朝的圣武侯,面容悲戚,紧闭的双眸中,流出一行虎泪。

    “侯爷,起来吧。如果要求合理,酒祝大人是会答应你的……”

    太保大人不忍道。他心中也清楚,以圣武侯的身份地位,根本不会做如此女儿态。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大周,为了天下,就如同儒家一样。

    庄思尘看了一眼太保,目光又落在身前的圣武侯身上,摇了摇头:

    “圣武侯,你不明白。很多事情,你都知道的,仅仅是一鳞半爪,在这场天下乱局之中,你看到的只是一角。——那件事情,关系太大。不是我不愿帮你,而是不能帮你。此物一出,天下苍生从此多出变数,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了。”

    太保嘴唇动了动,刚欲说话。酒祝已知其意,开口道:

    “太保,你也不用多说。今日一切……,夫子早有预料。我所做的,只是照着师兄的遗箴在做。事情重大,不能不小心。”

    圣武侯形容悲戚,三公早有不忍,本欲开口替他说话。但此时听到夫子之名,立即不再说话了。

    夫子神算,向来遗漏。此事即然涉及到了夫子,三人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圣武侯本来以为,事情有了转机。便没想到,转瞬即下,又是一片微渺。这已是他第三次请求这位儒家酒祝了,没想到还是被拒绝。心中又是悲痛,又是愤怒。朝廷已是风中残烛,步入这种地步了,老酒祝却还是无动于衷,终于忍不住厉声道:

    “天下万民……,天下万民!我实在不知道,天下已经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很快就要进入到中古那样,宗派统治的黑暗时代了。我实在不知道,天下万民到底还能糟糕到哪种地步吗?——人皇剑被封印,唯有儒家才有能力解开封印,重铸此剑。难道如此时侯,酒祝大人还要为了儒家一已之私,为了儒家所谓的浩气长河,袖手旁观吗?”

    圣武侯这翻话说得极重。重铸人皇圣剑,需要调动儒家数千年积累的浩气长河,才能够顺利解封。一旦铸重,势必要对儒家的命脉传承,造成极大的影响。特别是在这个时侯,很有可能儒家百年之内,都难以兴旺。

    此事关系到儒家一脉的兴衰,酒祝为儒家之首,忧虑儒家命运,不答应也是常理。但是此一时彼一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都这个时侯,酒祝庄思尘却还是不答应。圣武侯本来不想往这个方面想,但是此刻,却由不得他不往这方面想。

    老酒祝只是摇了摇头,对于圣武侯的斥侯,默然以待,并不解释。诚然,重铸人皇圣剑之事,关系到儒家命脉,香火传承。便儒家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天下万民的大治。他又岂会因为这个道理,袖手旁观。

    人皇圣剑关系重大,一旦重现于此。必有重大祸乱。若非如此,远古圣皇又岂会将这种圣物封印。夫子又岂会在遗留的信箴之中,一再劝诫,让他慎之慎之。

    只是这些,他却是不会向圣武侯解释。他的大限已至,今日过后,便会步夫子后尘。绝不可在弥留之际,留下如此无边祸患。

    “夫子!——”

    圣武侯忠于忍不住失声叫道。

    轰!

    一道巨大的金光,突然从天坠落,重重的掉落在大地上。

    三公循声望去,只见此物有长宽均一有数丈,却是一座黄金台阶造型。

    “中央龙庭!”

    三公大惊失色,齐齐望向空中。此物,居然就是中央龙庭的一角,被人以强力,硬生生的劈落下来。

    “陛下!——”

    圣武侯脸色大变,心中愈发焦急。

    …………

    战场的另一端,武穆一直抬头望着空中,他的眼神忧虑,心事重重。他本来是和太素三祖缠斗在一起。但是太素三素连同山河铛,都被苍始魔祖发出一股力量,吸引到空中去了。所以他反倒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