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生死大印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微臣尊旨!”

    “臣妾尊旨!”

    ……

    中央龙庭深处,传来一阵阵的谦卑的应和声。声音一落,一道道强横人影,化为闪电,从中央龙庭下,破空而出。

    “唳!——”

    一阵嘹亮的长鸣,撕裂长空。九团金色的火光,光芒万丈,从中央龙庭下电射而去。无匹的光芒,照射四方。透过万丈的金光,隐约可看到,一只只金色的飞鸟!

    上古神兽,三足金乌!

    “唳!——”

    撕裂般的锐啸中,九团金光电射而出,只听砰砰的炸响,金光所过之处,一名名宗派强者,烧成焦灰,尸骨无存。只听其中一只金乌,猛然俯冲下来,铁爪一勾,一只千丈高的地煞凶兽“朱厌”,立即被提到了空中,三爪交错,立错撕成了粉碎!

    三足金乌,乃是天罡神兽中,极其凶罕的凶禽。传闻之中,早已灭绝。想不到,居然是深藏在中央龙庭之中。

    远处在这些金乌出现之前,一道道强横的气息,破空而出。迎上了宗派联盟的强者。

    “战神宫主!”

    “吞日妖姬!”

    “月瑶宫主!”

    …………

    一声声惊呼声响起,隐居于大周皇宫,化身妃子、贵人、娘娘的一名名上古强者,终于随着人皇一声令下,破空而出,加入了战场。只是出乎众人的预料,这些人不是站在上古、中古、近古的宗派联盟一边,而是站在了气数已尽,“困兽之斗”的人皇刘煓的一边。

    “月瑶宫主,你疯了吗?居然和人皇刘煓站在一边。大周数气数已尽,任他有天大的神通,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这一点,一万年前,所有的大神通者,早已推算出来了。你还要执迷不悟吗?”

    有认识大周这些“嫔妃”的,立即高声叫了起了。

    被称为月瑶宫主的,是一名穿着白色宫纱的中年美妇,极为艳丽,仪态万千。她在后宫之中,赐号月华娘娘,膝下并无子女。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在上古的地位是极高的。

    听到上古同道的质问,这位月瑶宫主,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不置可否道:

    “你不明白了。说了,你不会懂。出手吧!”

    另一侧,大虚魔宗主也迎上了战神宫主。神色即为复杂。上古时代,他曾极为仰慕这位极为强大的战神宫主。只不过,战神宫的势力,还在他的大虚魔宗之上。

    而战神宫主的实力,比他还要强大。对外又一直极为强硬。大虚魔宗主的这份追求,也只能是妄想。

    “战神宫主,你真的要与我们上古的所有同道为敌吗?”

    大虚魔宗主幽幽道,他的脸孔变化,竟然凝聚出一张脸庞来。却是一名极为儒雅的中年男子:

    “皇室之中,最是没有亲情可言。刘煓虽然封了你做皇后,不过,难道你真的以为,他对你有什么情份吗?上古同道一场,真不希望与你为敌。”

    战神宫主闻言却是哂然一笑,极尽轻蔑之态:

    “大虚魔宗主,我知道你上古时代就想追求我。可惜,我们根本不是一路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当然知道,刘煓与我并无夫妻情份。我们之间,只是利益合作。亲情?哼,可笑,那是什么东西?虚魔宗主,你还是太嫩了。这局天下棋盘,我是下棋者,而你,只不过是棋子!”

    战神宫主说罢,霍然出手。只听“轰”的一声,滚滚荡荡的战神真气,破体而出,化为一尊巨大的挥舞着斧、钺的威武青铜战甲。只是一掌,轰的一声,大虚魔宗主措不及防,立即被轰飞了出去。

    战神宫主身形一掠,立即迎向了冥宗宗主掠了过去。

    “上古冥教之名,本宫仰慕已久。想不到今日遇到冥王,得偿夙愿!”

    对于战神宫主隐晦的挑战,冥宗宗主只是淡然一笑,语中微带讥讽道: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战神宫主,居然对本教如此仰慕。——即然如此,上古时代,何不见宫主前去教中拜访?”

    冥宗宗主却也顺着战神宫主的口吻,不提“冥宗”,而提“冥教”。因为上古时期,冥宗的宗门名字,却实是“冥教”,而不是现在的冥宗。

    冥宗宗主暗讽战神宫主,上古时代,在冥教势力最盛的时侯,不去挑战冥宗最强的创派始祖,却始软怕硬,挑上自已!

    冥宗宗主虽强,但却也知道,自已还是远不如初代始祖。哪怕七代冥王阿不思,也要比他强横许多。

    对于冥王的讥讽,战神宫主只是微皱了一下眉头,并不在乎,反倒坦然道:

    “冥教教主法力涛天,不是本宫可以比拟。这一点,上古公认,倒不用我说什么。不过,这些年来,本宫偶有所得,武道之途有所精进,正要找冥王印证武学。——冥王武道惊天,世有罕有,朝廷方面是没有人挡得住你了。本宫不才,却也不能让你在战场上肆意杀戮!”

    冥宗宗主笑了笑,人家都把话说得这么坦白了。他还能说什么。

    “请!”

    冥宗宗主说罢,率先踏入了虚空之中。紧随其后,战神宫主长眉一拧,也踏入了虚空之中。

    他们这等强者,一个全力出手,就要波及到许多人。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强者环伺,随时可能插手。这样的环境,显然多有不便!

    一名又一名后宫强者,连同最隐秘的皇宫强者,破空而出。架住了宗派联盟的强进。又了这批最隐秘的强者加入,朝廷方面,又隐隐稳住了战局。

    “嗡!”

    天空剧震,巨大的“万魔殿”,悬浮在乌云上方。万魔殿下方,只见一名威猛的黑袍老者,神情肃穆,跌坐虚空,显出一股大千万魔之相,正是混沌老祖。

    “万魔万相,万相万魔!生死相易,混沌轮回!”

    只听“万魔殿”中,轰的一声巨响,滚滚的混沌魔气,从万魔殿中喷薄而出。在虚空中,衍化出一片天地混沌的景像来。雷光一闪,无穷的混沌之中,孕育出一柄黑色开天巨斧,向着中央龙庭砸落下来。

    这是混沌老祖施展法器变化之态,将那“万魔殿”吸收开天劈地的意志,化为一柄巨斧。这一斧劈下来,只怕是半个大陆地,都要被劈落下来。

    在混沌老祖的旁边,又有一人盘膝,跌坐滚滚乌云之上。这人却不似混沌老祖,显出一股老态。反倒是面目白净,发黑无须,显出一股文雅的味道。似乎是饱读诗书一样。但是他目光却是无比的阴邪,看一眼,都能让人做噩梦。

    这位中古第一强者也祭出了自已的法器,却是一块方形大印。这块大印,底座一片殷红,仿佛要滴出血来。如果仔细看去,那透明的底坐之中,蕴含着另一个世界。那片世界之中,是一片浩瀚无际的血海,甚至能够听到海浪的澎湃声。

    而在这片血海的上面,浮飘着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的人脸、血皮、残肢、骸骨。那些人脸,仿佛还活着一样,一张一翕,努力的呼吸。

    这件法器,是黑暗帝君在中古时代,利用数千年的时代,在中土神洲,屠戮一遍又一遍,采集无数血海、尸山,残肢,以及这些人临死的刹那,产生的怨气、戾气、愤怒,融合在一起。经历漫长的时间打造而成的一件极阴邪的法器。

    正道中人,被这件法器的气息一沾,立即就要精神分裂,灵魂坠落。毁了一生的修为。而如果意志不是异常坚定,百万人中挑一的强大武者。挨上一下,就会时时刻刻,听到百亿计的生灵,鬼哭神嚎,日夜凄厉哀嚎,最终意志崩溃而亡。

    黑暗帝君曾经铸成这件法器的时侯,白天变成黑夜,天地之间,三个月,昼夜不停。下起磅礴大雨,电闪雷鸣。那是天地容不得他的这件法器。

    曾经也有邪道中人觊觎他的这件法器。故意投到他的名下,然后侍机偷盗。结果,黑暗帝君毫不介意的,把这件法器放在那里。那些中古的邪道强者,却没有一个人拿得起他。

    所有觊觎这件恐怖邪器的人,在手掌摸上去的那一刹那。就七窍流血,脸孔扭曲,爆体而亡!自此以后,再没有人敢打这件“生死印”的主意!

    生、死皆在一念间,——这就是中古第一邪器“生死印!”

    “轰隆!”

    黑暗帝君把手一指,这件“生死印”立即向着中央龙庭的方向,狠狠的拍了下去。这大印一拍,虚空中立即血海涛涛,更显出无数骷髅髑妖,扭曲蠕动,嘶声尖叫,乘着血浪,血雾,沿着旋涡,向着中央龙庭上的大周人皇,扑杀过去。

    面对混沌老祖和黑暗帝君的联手一击,人皇屹立金光之中,目光威凛,却是从容不迫。似乎一切的变化,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砰!”

    人皇脚下一踏,便在这一踏之间,天地震动。人皇身穿紫极帝皇甲胄,猛然向上一纵。立即出现云天上方。右手捏拳,没用任何的招式,只是一拳,狠狠的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