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挑拨离间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啊!——”

    只听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一名名忍者、武士惨叫连连。地魂境的强者,哪怕只是分出一小丝的威压,都不是他能抵抗的。眨眼之间,只听“砰砰”的爆炸声,响彻连面。足足二百多万的瀛荒武士和忍者,连带下面托着小船的海族,一起被这一招的刀气余威,碾成粉碎!

    “八嘎,快退!——”

    汪洋上,密密麻麻的瀛荒大军,早就被这一刀杀的魂飞魄散。在瀛荒,帝汤一脉就是神灵的象征。原本以为瀛皇出面,必然可以解决对手。没想到,居然连瀛皇都败了。

    “天皇败了,败了……”

    一阵惊叫声中,瀛荒大军阵形大乱。

    “全军听杀,杀!”

    海岸边,荣亲王见到这一幕,狂喜不已。“趁敌病,要敌命”,本来就是兵法要诀的不二法则。看到瀛荒大军阵形大乱,不用等待那神秘的人的命令,也不必顾忌实力恐怖的瀛皇,荣亲王直接发布了总攻的命令。

    时机千载难得,一旦错过,后悔就迟了。

    “杀!——”

    “杀!——”

    一声令下,尚海边,列阵以待的大周水师,迅速的解开铁链,以最快的速度,向着瀛荒大军冲杀而去。

    瀛荒的武士和忍者大军,本来数量就要远多于大周水师。即便是现在,也要超过朝廷的水师。不过,凭借朝廷的精兵利器和钢铁楼船,再加上瀛荒大军人心惶惶,锐气尽气,此消彼涨之下,顿时上演了一幕虎入狼群的追杀。

    “崩崩崩!”

    巨大机弦声中,钢铁楼船首先发挥出了巨大而恐怖的杀戮能力。成千上万的符箓长箭,如飞蝗一般破空而杀,漫天射杀过去。钢铁楼船所至,所向披靡,不敢是海面上,还是躲在海面下,统统逃不过箭雨的射杀。

    “啊!——”

    惨叫声中,海面上尸横如橹,瀛荒大军彻底溃败,无心恋战,一个个纷纷逃跑。

    乌云上方,瀛皇感知到下方的死杀,脸若死灰。他恢复了真身,脸上一道血槽痕迹,那是被对面可怖神秘人的刀光所化。瀛皇有心去救援那一干被追亡逐北的属下,但是另一股强横的念头,却死死的锁定了他。只要他敢妄动,接下来便是雷霆一击。

    相比于海面上的人声沸腾的杀戮战争,天空显得越发的寂静,一种冰冷直渗骨髓,让瀛皇全身发挥。

    多年经营,三日的飘洋渡海,眼看大陆地在前,六百万的大军即将登陆,席卷九洲。却在离成功最近的地方,功亏一篑。

    “离开吧!”

    金光中的人影淡淡道,声音一片淡漠,仿佛极旷远的高处,飘落下来:

    “我不是每次都会这么手下留情的!中土九洲,不论怎么样的混乱,从来都是内乱,没有都没有被异族踏足过。更没有被异族沦陷过。今天不会,以后也不会!——回去吧!”

    神秘强者说完这句,转过身来。衣袖飘拂,向虚空深处缓缓走去。

    瀛皇跪伏在虚空,剧烈喘息,一动不动。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一种无法言语的复杂情绪笼在心中,让他几乎无法思维。失败,失败……,无法接受的结果。

    眼前这人,就如同一座高山,横亘在帝汤一脉数万年的夙愿面前,斩断了所有的希望。帝汤一脉引以为傲的武学,即然连在他身前施展完全的机会都没有。

    无法理解,哪怕天地崩裂,世界毁灭,对瀛皇来说,那种感觉也不过如此。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个个“为什么”,如滚雷一般,从瀛皇脑海中掠过。他无法接受这样的失败,极度的绝望令他坠入深渊。那是任何野心家都无法承受的失败:“这个人到底是谁?!”

    瀛皇猛然抬起头来,狠狠的盯着金光中的那条人影。就在此时,那人抬腿的一刹那。一件事情,无意中落入了瀛皇的眼睛。

    那是一双金色的战靴,一双大周王侯的战靴。大周朝有近百的王侯,有无数的战靴。但是这双战靴,天地之间,只有一双。而且,他曾见过无数次。

    “!!!”

    巨大的震惊,让瀛皇瞳孔猛的睁大,似乎再一动,就会掉出眼眶一般。那一刹那,瀛皇仿佛被远古的雷霆击中,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东西:

    “方胤!”

    “方胤!方胤!……你是方胤!”

    瀛皇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一般,猛的站起,满头黑发霍的散开,飘洒在虚空:

    “该死啊!居然是你!——我早该想到了!!”

    一种无法言喻的背叛感,让瀛皇的脸孔都愤怒的扭曲起来。他曾经想过无数次对方的身份,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四方侯方胤。

    普天之下,除了瀛荒皇室,谁能对帝汤的绝学,了如指掌?

    帝汤的师傅,帝禹!

    帝汤起于草芥,一身绝学,可谓传承自上古帝禹。知徒莫若师,知师莫若徒。帝汤绝学,本就是从帝禹绝学脱胎变化,发展而来。双方有迹可寻。

    甚至于,瀛皇和四方侯方胤交好的时侯,曾经无数次的在他面前,叙说过帝汤一脉的绝学。除了他,谁能对帝汤绝学,了如指掌?除了他,谁有能力,让他连一套完整的帝汤绝学都施展不出来?除了他,又有谁知道帝汤绝学每个真气节点的断续?

    蛮荒一战,四方侯方胤败于蛮族战神阿拉古巴尔之后,被轰入到哀嚎大深渊。瀛皇曾亲自前往探查,结果查无踪迹。他本来早该想起他的,也只有方胤,才会让他有如此的熟悉感。

    只是,瀛皇怎么也没有料到。四方侯方胤出事之前,还只是命星境不到的修为,而现在,却赫然达到了地魂境的修为,而且不是第一重洞天境,而是更高的境界!

    虚空之中,空荡荡的。

    就在瀛皇站起来的一刹那,那人已经消失在了无尽的空间断层中。然而,瀛皇心中的愤怒,却是只增不见。

    “哈哈哈……”

    瀛皇怒笑,笑声直振云霄,有股癫狂的味道:

    “方胤!你好狠啊!枉朕一直待你如手足,还想要扶植你的孩子方云,做为九洲之主。而你,就是这么对待朕的!居然要将朕毁灭!你真的好狠啊!——但是,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朕了吗?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帝汤一脉数万年的夙愿吗?不!你永远不可能阻止得了朕!!……”

    疯狂的怒笑声中,瀛皇身形俱颤,他连身后溃败的瀛荒大军都不顾了。直接遁入虚空,往上京城去了。

    击不击溃大周水师,已经没有意义了。这次“九洲共主”的计划,并不止他这一路。除海外瀛荒,还有蛮荒、夷荒、狄荒,甚至包括莽荒大军。

    而不管方胤做了什么,只要击溃了大周人皇,只要击杀这位大周坐镇山河的最强者。那么“九洲共主”的计划,仍将进行。

    帝汤的夙愿,仍将得偿!

    …………

    无尽的虚空中,方云不动不如山,四周三位当世洞天级的地魂巨头,呈“天地人”三才阵,将方云围困在中间。

    大虚魔宗主、裂天宗主、通天魔君,这样的阵容,称得上奢侈,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动容。而他们所联手围攻的,更是一年踏入武道不过二十载的年轻人。

    这样的事情,不管成败,说出去,都足以自傲了!犹为值得人震动的是,在这三人的围攻之中,方云却是显得游刃有余,丝毫不乱。

    “神魔辟易,一剑裂天!”

    咝咝的剧啸声中,密密麻麻,数以千万计的黑色撕裂痕迹,锐啸着,向着方云落下。这些撕裂痕迹,每一条都能能易洞穿一颗星辰,将之绞成粉碎。哪怕是那些斩金削铁,吹毛断发的神兵利剑,都不可能比这些肉眼难见的撕裂空痕,更加锋利、凌利、可怕!

    “五帝星宿拳!”

    方云从容不迫,泰然自若,右拳一挥,漫天星辰显现,一个个凝如实质。心念一动,一尊巨大的上古大帝化身,便从他身后踏出,猛然一拳,便将“裂天宗主”,这撕裂天地,粉碎万物的一击,砸的粉碎。

    “手腕通天!”

    黑暗的虚无之中,突然响起惊雷的声音。两只手腕,遮天蔽日,一上一下,向方云扑捞过来。这两只手掌,硕大无朋,在上的一只,乌云滚滚,手掌心中,显露出无数威压的诸天神灵,一个个手执法器,宝相庄严;在下的一支,魔气涛涛,手掌心里,露出一个巨大的旋涡,其中无数的饿鬼、凶神,巨大妖魔,齐在一起,对天咆哮,挣扎欲出。

    这两只手掌,一起扑出,呈合捞之势。一表天,一指地。天神与魔鬼,凶神与恶煞,暗暗勾通了这天地之力。只要一合,就要将方云由内至外,炸得粉碎,化为虚无。

    “嗡!”

    又是一尊上古大帝,从方云身后踏出。头颅抬起,一掌虚托,立即掌住了天上一掌。再一振,又是一尊上古大帝步出,脚下一跺,以踏地之势,阻住了地下一掌。

    两尊大帝,一顶天,一撑地,立即挡住了“通天魔君”这必杀的一招。

    “若虚若有,至大若无!”

    大虚魔宗主趁势发动了第三击,虚空扭曲,一柄纵横数千丈,若有若无,在虚空亿万空面同时穿梭行走的雷电长戟,破掌而出,瞬间穿过层层空间,袭向方云面门。

    “轰!”

    第四尊上古帝禹的化身步出,只是一拳轰出,长戟粉碎,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大虚魔宗主”都震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