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不败圣盾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哀嚎大深渊,方云“击杀”噬魔大宗主,这件事,如果只是让他的名字,第一次被上古宗派正视,小有名气的话。那么天鳌之战,众目睽睽,当众击杀血魔大宗主,则可以说方云的名声大躁,一时无两。

    哪怕是上古时代,与血魔大宗主同时代的顶尖强者,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击杀掉血魔大宗主这样的巨擘。洞天级的地魂巨头,如此难以陨落,因此被称为天空中“不落的太阳”。如此有难度的事情,都还不足以让方云名震天下的话,就没有什么人能比他更加引起轰动了。

    在宗派界,对方云私底下有个称呼,叫做“巨头终结者”!

    “方云!是那个大周朝的冠军侯!”

    “他居然出现在东面!居然又杀掉了两个巨头。这还怎么得了,我们怎么会遇上这个大杀神!”

    “快避开他。传说这个家伙手段凶狠,非死即伤。一万年都养不好。这种人物快点避开!”

    …………

    皇宫东面,浩荡的大军中,许多顶尖的强者,因为方云唰唰两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干掉了两个地魂巨头,而注意到了他。等到看到他一脸阴沉的样子,早就变了脸色。神通级的强者也就罢了,早就知道方云的凶名。就连许多天象、天冲级的人物,也是竦然一惊,满脸恐怖。

    佑大的战场,已致于突然出现了那么片刻的混乱。

    “方云休得猖狂,本座来会会你!”

    一声阴冷、凌利的声音,突然在方云身周响起。虚空震荡,一条黑影以长虹贯日之势,钻出虚空。出现在方云左前方。这人面目阴挚,身穿黑袍,长发散开,颀长的身躯散发出一股凌利的味道,好像一柄长剑,直插天地。

    此人气势雄荡,如一尊远古魔神一般。他的身周,气机如刀如剑,千丝万缕,将身周虚空切出千万条裂缝。就仿佛是千万柄绝世利剑一般,守护在他身旁。

    “裂天宗主!……”

    方云瞳孔猛然收缩。这人他不认得,但是他的气息他却认得。裂天宗那种真气如刀剑的气息,太容易辨认了。而能将裂天宗的真气,修练到这种地步的,也就只有那位裂天宗主了。

    “冠军侯,好说了。大周朝气数已今。你现在还站在朝廷一边,就是组纣为虐。别看你武道了得,杀了两个地魂巨头。但这是困兽之斗,自取灭亡。本座劝你,还是早日脱离,加入到我宗派联盟中来。以你的修为,裂天宗中,太上长老一职,必然有你一位。如果你愿意,便是这副掌门一职,我也可以留上一个位置。”

    裂天宗主财大气粗道。

    “为什么不是掌门之位呢?”

    方云冷笑道。

    裂天宗主神色一怔,瞳孔中掠过一丝异样的神色,随即哈哈笑道:

    “哈哈,你若是想要做这掌门之位,那也无不可。只是,本座担心你对大周朝太过忠心。有些不放心罢了。如果你能我裂天宗内,做足一千年的副掌门,助我裂天宗振兴。这掌门之位,你也未尝做不得。”

    “哼!巧言色令,说到底,只是想让我束手就擒,给你做个裂天宗的奴才罢了。——这种废话不说也罢。”

    方云摆了摆手,冷笑道:

    “上次我冲击命星。你来横插一脚。差点害我功夸一篑,如今你送上门来。那就更好。省得我去找你。我就索性杀了你,报了那一仇。”

    “等一等!”

    裂天宗主听了他这句话,神色一窒,脸上显出一种苍白来。他虽然站出头来。却也并无把握,能比血魔宗主更厉害:

    “方云,你看看,这是谁?!”

    裂天宗主大袖一震,一团黑影,犹如狸猫一般,从他袖中飞了出来。在空中一滚,落在旁边。星眉剑目,少年不羁,却是陆羽。

    “方云!”

    方云还没开口,陆羽却是先把他认了出来。

    “我的好徒儿。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你即然加入了我们裂天宗,就永世是我们裂天宗的弟子。方云此獠,乃是朝廷鹰犬,是我们邪道死敌,必须杀之而后快。我的好徒儿,你应该会和为师一起出力吧?”

    陆羽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那一日,裂天宗主把他召入法器中,只说是利用法器之力,助他练功。陆羽却没料到,他居然把自已当做人质,带到了上京城中。

    “裂天宗主,你还真是小人,墙头草,两边倒。前翻见我得势。便百般讨好陆羽,利用我的影响力,使朝廷不征剿你们。现在宗派盛世,不可阻止。你就又舍了这个弟子,用来要挟我。倒真是打的好主意。不愧是一代枭雄!”

    方云伸出根大拇指,翘了翘,冷嘲热讽,毫不客气。

    “这也是冠军侯太过厉害啊,我可没有信心,能接住你击杀血魔宗主的那一招!”

    裂天宗主不以为耻道。

    大枭雄,当有大厚脸皮,他就是如此。

    “可惜,你还是得要死!”

    方云神色一沉,突然之间,就出手了。

    “轰!”

    一只魔神手掌,烟气滚滚,从虚空探了出来。以雷霆万钧之势,向裂天宗主打压了过来。一个眨眼,就打到了他的头顶,气势扑天,罡风割骨,无比骇人。

    “方云,你敢!”

    裂天宗主惊叫一声,一脸的惊骇。他毕竟身手不凡,百忙之间,祭出一物,护出周身。却是一面古老的青铜盾牌,盾牌上,缕刻着一尊无头天神,携着巨盾,蹈天踏日,凶猛怒视的雕像。盾牌上雷电霍霍,一道道粗大的蓝色远古雷霆,成千上万,迸射出来。化为一道巨大的雷光茧子,把裂天宗主包裹在了其中。

    “方云,你不顾陆羽的性命了吗?”

    裂天宗主祭出这件远古魔神的强**器,同时伸手“唰”一下,向旁边捞了过去,做势举起。就要把陆羽抓搏在掌心,做为人肉盾牌,挡住方云的攻击。

    以裂天宗主的修为,哪怕陆羽得了厉害的上古道统,一样不是对手。地魂巨头的威压一放,就让陆羽动弹不得。他的反应其快无比,这一下抓子,如苍鹰搏兔,猎豹扑食,不容反抗。

    只不过,裂天宗主的反应快,方云的反应更快。手指一弹,一道“拱形光门”,立即罩住了陆羽。“拱形光门”向内收缩,圈成一团,化成一个空间大泡,直接一个闪烁,就离了整裂天宗主数千里,消失无踪了。

    “走吧,带着你妹妹,离开这里。离开裂天宗。——这场战争不是你能加入的。”

    数千里外,一座山峰上。陆羽的身躯从空间断层中钻出,出现在山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陆羽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正如方云所说,这场战争,任何个人的力量,都显得太渺小了。哪怕是教他武功的那位师父,进了上京城的战斗,都有可能陨落。便是方云自已,也已经有了死的觉悟。更别说是陆羽这种人物了。

    世界总是残酷的,只有最顶尖的天才,才能掩盖群星,在天空中放射出最明亮的光芒。那怕只是一瞬。

    “罢了!……”

    陆羽脸色变幻,终究一咬牙,跺脚离去。哪怕他再心高气傲,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不是他的战场。他的战争从始自终,都只有一个,是他的妹妹,他的家人!

    “轰隆!”

    这一声响,如天崩地裂,宇宙崩坏。饶是裂天宗主得了威力莫测的远古魔器,这一下,被方云砸中。也是神魂剧痛,全身骨节几乎要崩坏,散架一样。

    短短的一月之间,方云的实力提升简直不可思量。

    “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强到这种地步。他到底是怎么练的!”

    裂天宗主心中骇然。他很清楚手中这件远古魔神法器的威力。这件法器,与大地相连。再强的攻击,也会被转移到大地本源上。就相当于拳力轰击整个大地一样。

    这件法器如此利害,因此,裂天宗主甚至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不败圣盾”。

    他能以后天的出身,有如此修为。此物功不可没。宗派界中,对于他的奇缘,早有传闻。但裂天宗主从来不显山露水,但方云一拳,就把他的老底逼了出来。没有办法,方云击杀血魔宗主的那一击,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不过,尽管雷光黯淡,但这件“不败圣盾”确实替他挡住了攻击。

    “裂天道兄,不可托大。我来助你!”

    一道声音焦雷一般,平空响起。光虹一闪,一名黑袍老者猎猎作舞,飘然而至。这人目光奇雄,望人一眼,仿佛就能把人里外杀死。只是随便一站,就仿佛有一片无垠的大地,横亘在身前一样。从此以后,天再宽地再阔,也就只能止就在此,再无精进。

    “桀桀~”

    一声似人非人的怪笑,又是一条身影拦在方云身前。这人罩着一件黑袍,但脸面却是虚无,透过一面,可以看到另一面的衣袍底料,说不出的诡异。却是接替了血魔宗主之位的,大虚魔宗主主。

    他瞧了一眼之前出现的黑袍老者,却是拱了拱手:

    “原来是通天魔君,有礼了。上古一别,却是悠悠数万载了。想不到你也活了下来。”

    “什么叫做我也活下来了?你不是一样?”

    黑袍老者鼻子都气歪了。

    “好了诸位。听在下一句。这个方云非常凶猛,单独一人,我们都要载在他的手里。不如一起动手,先杀了此人。我知道他身上有一件威力莫测的宝物,他在短短几十年内,有如此修为,全靠了此宝。杀了他,我们瓜分他的宝物!”

    裂天宗主立即道。

    “什么!”

    通天魔君却是一惊,目光如电,扫向方云。目中满是欲念。

    “找死!”

    方云目光一寒,冷冷的盯着裂天宗主。他终于明白,此人为什么敢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了:

    “宝物在人身上,也要看你们有没有那命享受了。”

    方云说罢,立即就是一掌击出。他人身不变,一条手臂却是化为龙鳞巨爪,大如山岳,向裂天宗主罩了下去。

    “找死!”

    三人齐声一喝,不约而同的向方云攻去。

    “轰!”

    只听一声惊天巨响,虚空塌陷,化为齑粉。四人齐齐卷入无尽的空间断层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