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帝都之劫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求月票)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大周一千六百多年的气数,一朝散尽!

    这一刻九洲大地,一片寂静。黑暗无弗及远,笼罩整个大地。无数双的目光,望向命运的虚空,望向上京城的方向,熠熠生辉。

    “终于等到了,宗派的盛世啊!”

    遥远的山林之中,一名削瘦的身影盘坐在山巅古木之下,长叹一声,猛然站起。然后离开了这片潜藏许久的山林。

    为了这一天,宗派界的强者不知道等了多久。万般事物皆有气数,气数未尽便有种种手段,也难以如愿。大周立朝一千多年,民心所向,积累了浑厚的气运。只要气数未尽,王朝气运所加,便能使人皇立于不败之地。

    人皇刘煓,虽然修道时间不过几十年。但却早已是玄冥级的强者。再加上他坐镇上京城,天下气运所聚,身上有王朝气运加持。这样的地方,哪怕是灭亡中古的几位异类大帝,也不敢轻身涉险,没有把握对付。

    只有当人皇离开上京城的时侯,几位异类大帝才有可能击败他。但是这么多年来,人皇真身从不离开上京城,所以众人哪怕有巅覆大周之心,也无从下手。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人皇刘煓就是整个王朝的命运所系。他虽然没有出手,只是坐镇深宫之中,从不露面。但是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巨大无比的威慑。哪怕再桀骜不驯的邪道修士,也不敢做得太离谱,太过份。以免引起他的注意。

    而如今,大周气运散尽。近古的这位最显赫,最恐怖的大帝,终于削去了身上的那层不败的光环。而这,就是芸芸宗派的契机所在。

    “气数已尽……,气数已尽……,怎么会是这样啊。”

    命运虚空的动荡还在继续,浓烈乌云密布虚空,山河震动,星坠如雨。方云挥手击碎了一颗拖曳着无穷的光芒的星辰,目中若有所思,一颗心直往下沉了下去。

    他感觉得到,一丝丝的紫色气运精芒,正从身上散逸出去。方云知道,那是王朝气运加持在自已身上的那一份,正在散去。

    方云乃是大周冠军侯,乃是王侯之冠,是人皇亲自册封,召告天下的武将。是大周社稷的一部分。在无形之中,自然受到王朝气运的加持,分得一部分的王朝气运。

    如今大周朝气运散尽,方云分得那一份“官爵气运”,自然也就散尽。王朝不复,方云的官爵自然也就没有意义。

    “我读过史书,熟通经典。历史上的王朝更替,往往是王朝衰弱,朝廷昏庸,天下民不聊生。这个时侯无数强者才会顺应天意,应势而生,重新山河。但是大周朝立国至今,天下太平、国泰民安。在儒家的治理下,更是达到前所未有的盛世。怎么会在正值鼎盛的时侯,气数散尽?……”

    方云心中沉甸甸的。兰台秘苑很早观察到了“群虎噬龙”的乱象,上古的强者更是很早就推断出了大周朝的气数,只有一千多年。听过衰弱而亡的,但是没有听到壮盛而亡的。

    方云并不是朝廷的死忠份子,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朝廷在这个时侯倾倒,对于天下万民来说,绝对是个噩耗。当宗派接管皇权的时侯,没有人能指望,这种太平的盛世,能够再次出现。

    宗派的世界,就是杀伐的世界。这样的世界绝对不可能带来什么天下太平!中古时代就足以说明一切问题。

    “轰隆隆!”

    又一波强烈大地震动,从上京城的方向传来。整个天地都在这震动中颤抖。方云心中一沉,心中更加着急了。真气鼓荡,瞬间穿越无数虚空,向上京城而去。

    这已经是第七波的大震荡了……

    …………

    上京城中,此是已是一片末日之象。滚滚的乌云翻卷着,几乎要压到地面上来。云海之中,正对皇宫的位置,形成一个厚厚的,巨大的云海旋涡。一连数道巨大的紫电狂雷,从天而降,接二连三的轰落在皇城中央。

    天地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整个大地都在猛烈的摇晃。

    “天啊!太可怕!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末日来临了吗?”

    “上京城是帝都,从我太祖父起,就居住在这里。一向太平无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大的地震。这次到底是怎么了?”

    “天谴!这是天谴吗?上苍保佑啊!……”

    上京城中,人心惶惶。无数商贩、旅人、茶客、书生、平民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他们只不过是普通人,眼前这前所未见的一幕,完全超出了他们的心理接受范围。

    “所有人,快回家。躲到房舍之中,不要出来!”

    大批的禁军、城卫军骑着马,马蹄阵阵,如雷响彻,从街道而过如风驰过。眼下的风势越来越对,这么多人待在街上绝对不利。城卫军虽然也没有经历这种场面,但是城卫军的指挥使无疑极具才能,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驱散民众。

    这种时侯,民众太过聚集。很容易引发混乱!

    “不好!又是星辰坠落!……”

    一阵惊呼声从人群中传来,众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厚厚的黑云中,点点光芒闪现,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那是一颗颗的天下星辰。

    “嗡!”

    就在此时,一阵金色的光华从皇宫深处冲霄而起。光华变幻,化成一张穹形光膜,迅速将整个上京城笼罩,并且膨胀开来。

    “来吧!朕,无惧!!”

    一道威严的声音,在狂风之中,隐隐从皇宫深处飘出。若有若无。

    “轰隆!”

    金色的光膜阻挡了所有落下的星辰,但却阻挡不了,从命运虚空轰落的狂雷。巨大、剌目的紫色的狂雷穿过层层虚空,猛烈的轰落在辉煌的“中央紫气殿”上。天地之间,骤然之间,寂静了那么片刻,紧接着大周皇宫深处,那道终年不散,恢宏浩翰的紫色王朝气运精芒,在震荡了一下之后,最后的一缕精芒,彻底的泯灭。

    “咔嚓!——”

    震耳欲聋的巨大脆响中,上京城厚实的大地,猛然开裂。四道巨大的裂缝,以中央紫气殿为中央,向四面八方延伸去。正好穿过四大城门,将整个上京城分割成四分。

    巨大的地裂所过之处,无数道的房舍纷纷倒塌。惨叫声中,整个上京城顿时彻底陷入混乱。

    “轰!”

    在普通百姓看不到的地方,皇宫西北太庙“轰”的一声,突然震裂。安放其中的大周朝历代帝王牌位,瞬息之间,如风吹过的烛台一样,字面朝下,纷纷仆倒。

    “老师!!”

    一阵惊呼声从太庙之中传出,一名名天子祭酒、灰头垢脸的从太庙中仓皇的奔了出去。

    “唉!——”

    假山石上,盘膝而坐的酒祝望着倾斜、崩塌的太庙屋顶,长长的叹息一声。太庙乃是历代皇帝,祭礼天地和历代先祖的地方。历代周朝帝皇死亡之后,牌位移入太庙,得享天下香火。

    如今,王朝气数散尽。太庙首当其冲,自然受到牵连。太庙中的历代帝王牌位仆倒,正是王朝覆灭,气数散尽,皇家先祖无法再享受天下香火的征兆。

    “三个朝廷的苦心经营,无数儒士前仆后继,躬行天下。换来的,却是宗派复辟吗?……”

    庄思尘望着皇宫的上方,目中一片黯然。这一刻,他整个人都变得苍老了许多。

    夫子死后,酒祝即为天下之首。庄思尘非常清楚,这一次的王朝覆亡根本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次。在儒家的经典记载中,王朝更替乃是正常的现象。兴而衰,衰而亡,直至新的王朝诞生。

    王朝的更替,对于儒家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这一次的不是。在“稷下学宫”的历史记载中,从未有过在王朝兴盛之期,没有任何衰败迹像,就开始气数散尽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

    在庄思尘的记忆之中,这样的事情,有记载的上一次发生,是在中古!

    “师兄,让你言中了!……”

    庄思尘叹息一声,缓缓的站起身来。

    “修文,去,召三公来见我。”

    “是,老师。”

    一名儒生迅速领命而去。

    …………

    方云赶到上京城的时侯,便是这么一副残破的景像:曾经恢宏壮观的上京城,这一刻只是一片残破在废墟。四条巨大的黑色裂缝,深不见底,将上京城一一切割。

    无数的房舍倒在路上,黑烟从残垣上袅袅升起。隐隐可见火光冲霄。混乱中,夹杂着哀号声,和禁卫军救火的身影。

    辉煌不在,壮丽不在。展现在方云面前的,是一片风暴肆虐过后的上京城。一千多年的帝都,残破的像个老人。

    方云站在曾经是城门的地方,震惊的无法言语。

    “难道……,这就是天下的未来吗!”

    方云喃喃自语,只觉得一股颤栗,从尾锥骨传遍全身。方云并没有震惊太久,很快一个念头掠过脑海,让方云打了个寒噤。

    “母亲!……”

    方云身形一颤,立即向着四方侯府的地方飞掠而去。

    大周的气数已尽,接下来的劫数,只会比眼前发生的一幕,惨烈千百倍。中土九洲,亿万百姓都将轮入到这场权力更迭的碾压、杀伐之中。

    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上古、中古、近古无数宗派,纷纷入局。未来降临的,恐怕不是中古时代的无尽黑暗,而是更加惨烈的时代。在这场已经拉开序幕的乱世之中,任何人、任何势力都已经无法阻挡了,也无法逆转了。

    在这个黑暗来临的前夕,方云此时心中最想见到的,就是自已的母亲,自已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