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一千零七章 天鳌之战 一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一千零七章天鳌之战(来点月票吧,后期的剧情,实在不容易写。大家来点月票激励下吧。)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方云的战书无疑吸引了天下的瞩目。然而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整个天下,是怎样的依旧是怎样!

    方云的战书只是这潭波澜壮阔的天下乱潮中,最吸引人的一簇而已。随着襄南城中,八千后备军被一名苏醒的邪道强者,全部血祭,宗派和朝廷的冲突再次升级。军机处的批文如同雪花般,飞往九洲各地。

    然而,流血和杀戮并不止于在朝廷与宗派。各大宗派势力之间,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天魔宗主在方云冲击命星之时,截击裂天宗主。两派正式决裂。与此同时,上古的宗派和势力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同时,上古武者和中古武者之间也冲突不断,彼此厮杀。

    朝廷的征剿大军忙着四处灭火,缉拿邪道修士,出动频率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每一曰,即有平民的屠戮,也有武者的争斗,还有朝廷的缉杀。神洲大地完全被血色与杀意笼罩。

    然而,这些已经与方云无关了。方云彻底的关闭了六识,沉浸于修练之中。除了烟视媚行之外,就连赵伯言都再也联系不到方云。

    不管怎么样,方云的战书也确确实实起到了作用。魔道联盟不再派人前往夷荒,追杀方林的麻烦。霍去病的压力也随之减轻不少。

    “霍将军,你说方云现在在做什么?三个月的时间,真的能让他击败血魔宗主吗?”

    夷荒的大周军营中,十三皇子刘彻和霍去病围坐在一起,中间是一个小火炉,温着酒。

    霍去病沉吟不语,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片刻后才道:

    “传奇境和地魂境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地魂境的武者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大地中汲取力量。远不是传奇境武者可以比拟。这一次……就连我也想不通,他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取胜。除非……”

    霍去病嘴唇张了张,很快又想到了什么。摇摇头,一阵失笑,将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除非他在三个月内突破到地魂境?”

    刘彻试探着,将霍去病后面没说的话,说了出来。

    霍去病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刘彻一眼。眼中的意思非常明白。

    “……你还没有恢复记忆,不明白传奇级和地魂级之间有多大的差距。其实,如果不是方云有一身独特而且强大的空间运用法门。他根本不具备和地魂级武者挑战的能力。单单是地魂境第一重的山河级武者,就已经不是他能对付的了。更别说是血魔宗主这种洞天级的武者!三个月……”

    霍去病摇了摇头,淡淡道:……太短了!”

    刘彻沉默不语,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尽管对地魂境所知甚少,但刘彻也知道,要想在三个月内从传奇境,达到地魂境,几乎毫无可能。

    三个月的时间能做什么?从力魄级晋升到气魄级恐怕都不够。更别说是境界之间,差距巨大的传奇境和地魂境了!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很多人终身都无法跨越。天下间的武者九成的都无法达到传奇境。而传奇级境的武者,九成的武者都心生畏惧,不敢冲击地魂境!

    至于意志够坚定,胆魄够大,勇于冲击地魂武者,其中九成的武者在冲击的瞬间,化为飞灰。而剩下的一成,又有九成的武者在即将成功前的一刹,身死道消!

    冲击地魂境需要经受如此大的凶险,以致于只有那么一丁点的武者,除了实力够强,还要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偶然或巧尔,才能踏入这一层次。可想而知,由传奇级进入地魂境该是如何之难!

    三百年都不够用,更何况,还是三个月!

    军帐之中,一片寂静…………三个月后。

    约定的时间,很快到来。在这三个月中,发生了很多事情。夷荒的大周驻军和夷荒军队发生了数次冲突,另外莽荒和蛮荒也有小范围的冲突。只有狄荒在谢道韫的控制下,保持了克制。

    另外中土神洲上,又有数人突破了命星境。天机阁的大神通榜做了一些局部的,小范围的调动,不过三大天机先生依旧不知所踪。魔道联盟和近古各派的人曾经找了一阵,没找到只能放弃了。

    除了这些,三个月间还有许多许多的事情发生。其中瞩目且诡异的一件事。就是突然出现一个身披黑袍的邪道斗篷人。此人的武力之高,手段之残酷、狠毒,让很多中古邪魔都自叹不如。不过,却没有一个中古武者认识此人。而他的武功路数又不属于上古时代。

    而近古时代,更是从未听闻此人。一时来历成谜。加上他行踪诡秘,飘忽不定。一时居然无人知道他的来历!……不过,这些事情和即将到来的“天鳌之战”相比,都显得黯然失色,无关紧要。

    “时间到了,该出发了。”

    黑暗之中,一道血色的眸光掠过,血魔宗主从无尽的修练中睁开眼来。浑身真气鼓动,发出大地雷鸣的声音。他的身形一晃,立即化为一道黑红长虹,从北方帝魔宫中破空而出,消失在茫茫的苍冥之中。

    “桀桀桀,终于到时侯了吗!”

    一阵怪笑声中,接连数道无边无际的厚重气息,从帝魔宫中拨地而起。一时间,魔气滚滚,北方大地颤动不止。这种震动,久久方歇。

    几乎是同一时间,始魔宗、太素山、裂天宗、天魔宗……,神洲大地许许多多对这场天鳌之战,极为关注的武者破空而出,身化长虹,向着天鳌峰电射而去。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场战斗,并不只方云和血魔宗主之间的事情那么简单,也并不是所谓的为了“噬魔宗主报仇”。这是一场魔道联盟展示实力,和向天下示威的机会。

    同时,这两个人的背景也赋予了这场战斗,以“朝廷和宗派”冲突的意义,对于“群虎噬龙”的天下大局来说,这就是一场前沿的战斗。

    “殿下,你确定真的要前往天鳌峰吗?那里宗派云集,以你的身份,恐怕不太合适。”

    皇宫中,窦婴尽量语气缓和的劝道。

    “窦婴,你不用劝我了。”

    三十六皇子刘启神色淡然的摇了摇头,早在三个月前,听闻天鳌之战后,他就招回了四处搜寻方云踪迹的耳目:

    “这场战斗我一定要去。我对他释放善意这么加,邀请他助我一臂之力,到最后他还是拒绝了。既然看不到他为我效力。我也要亲眼看到,他在我们面前陨落!”

    刘启说完这句话,从宝座上站起身来。衣袖飘舞,已经大殿内走了出去………………天地万化钟内一片黑暗,两道身影一上一下,驻立在大殿内,一动不动。

    “时间到了,该出发了。”

    烟视媚行望着大殿上,神容俊美,一动不动的年轻人,轻声道。她的身姿依旧是那么的婀娜、美丽,如一团燃烧的火焰,充满着撩人的魅力。和三个月前相比,烟视媚行气质变化很大,少了那股妖娆之气,但却更加的撩拨人。

    和大殿上的年轻人相处,已经有不算短的一段时间。烟视媚行原本对于大殿上的这个身影,是充满敌意的。但是现在,不知为什么,望着黑暗中一轮线条刚硬、坚毅的脸庞,烟视媚行第一次觉得有些砰然心动的感觉。

    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充满着一种不可思议的,令人的信服的力量和魅力。即便烟视媚行都无法抗衡。这种东西与武功无关,完全是一种源自内心的精神意志。

    “已经到时间了吗……”

    淡淡的呓语声中,一对紧闭的眼眸,在黑暗睁开来。这一刹那,大殿中亮如白昼,仿佛无数个太阳爆发出全部的能量。这一刹,烟视媚行感觉自已被一片浩翰无边、至阳至刚的海洋包围,一股强横的意识,从这片海洋的中心迸射而出,这股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于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

    然而光芒一现即逝,烟视媚行甚至还没回味过来,方云就已经恢复了正常。大殿之中,重新恢复了原本的昏暗。

    方云坐在大殿上,由一尊毫无生机的雕塑,复苏成为了一具有血有肉的血肉之躯。他收敛了气息,静静的坐在宝座上。和三个月前相比,他的全身气息显得浑厚、沉敛了不少。但是真正的实力,却是无法看出。

    在天地万化钟的遮蔽下,即便是烟视媚行也看不穿,方云的实力现在到了什么地步。自从二个月前,帮助方云将天地万化钟最底层的“无鳞邪皇”炼化,方云的进度就已经不是烟视媚行能知道的了。

    不过,烟视媚行很清楚,方云并没有突破到地魂境。从传奇级到地魂级不是那么容易的。对于天鳌之峰,烟视媚行始终心底忐忑。然而不知为什么,在看到方云眼眸的一刹那,烟视媚行突然心中所有的忐忑,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大,近于盲目的信心。

    烟视媚行眼眸眨了一下,很快意识到了妥。自已无形中,居然被方云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自信所影响了。这对于修练媚功,影响他人心志的烟视媚行来说,几乎是不可思议的。然而不等她回过神来,耳中就听到了方云淡漠、悠长的声音:

    “走吧。我们也该出发。——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几件事要去做。”

    声音一落,方云的身影立即从大殿中消失无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