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九百九十九章 冥神之眸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九百九十九章

    大周东南,荆洲大地深处,一排古老的大殿,泛着斑斑铜绿,矗立在这片人迹罕至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墨绿色光膜将这些大殿,统统笼罩在内,光膜上,一个个扭曲的文字,散发出强烈的死亡气息。

    几乎所有的大殿,在殿门中,都镌刻着一个血红的“冥”字。

    此时此刻,冥宗大殿之内,所有长老全部被驱逐出去,只余下冥宗父子二人。

    “父亲,请恕我多言。孩儿实在是瞧不见,这颗眼珠对我们有什么作用。而且,我们数千年积蕴的冥池,就要彻底的消失了。”

    巨大的方池之畔,冥王太子望着眼前冥气沸腾的“冥池”,忍不住道。在他的眼中,这座从上古时代留传下来的先天冥池,正在迅速枯竭。

    沸沸扬扬的冥气,源源不断的“冥池”上方,那只灰白的诡异的眼球中。这已经是第七口先天冥池了,再有片刻,这口冥池就要像其他几口冥池一样,彻底的报废。

    冥宗总共有九口冥池,对应“九”的天地之数。越往后,冥池的威力越大。这些冥池,是冥池培养门人,奠定根基,以及重伤之后,赖以恢复重要的宗派圣器。

    然而现在,九口冥池之中,很快就会只剩下两口了。

    对于冥王太子忧虑,冥宗宗主却是听若未闻。他穿着宽大的冥皇袍,长发漆黑,笔直垂落,略显冷竣的脸庞上,露出专注的神情。似乎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以真气控制的这颗诡异的眼球上。

    “嗡!”

    冥池震颤,池水很快见底,露出斑驳的墨绿色的池底。而池底的颜色,也在迅速的由深墨绿色,向灰白的颜色转变。只听“嗤嗤”数声的脆响,冥池的一人多高的池壁上,很快出现数道细小的裂痕。

    “父亲!!——”

    冥王太子眼皮直跳,终于忍不住惊叫道。眼看这口冥池立即就要报废。再这样下去,等到他继位的时侯,整个冥宗的可用的冥池,恐怕都寥寥无几。没有了这些冥池,日后,哪怕他有天大的野心,遮天的手段,也恐怕很难培养出大量优秀的门人来!

    父子之情虽然重要,但冥宗的道统传承更加的重要。冥王太子自由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眼看冥宗宗主彻底的着魔,被这颗哀嚎大深渊夺来的眼珠,整个控制住心神。

    冥王太子手指一屈,就要忍不住动手,阻止冥宗宗主自毁宗派根基的举动。

    “铭儿,有了这颗眼球,我们冥宗已经再无所谓道统的传承了!”

    就在冥王太子动手的前一刻,冥宗宗主洪亮的声音,带着异常的魔力,在冥池畔响起。

    “父亲,你在说什么?!!”

    冥王太子心神剧震,冥宗宗主的这翻话,说得他心神大乱。他自由被灌输的信念,就是冥宗道统的传承,重于一切,重于血脉,生于亲情。而灌输这个概念的,正是眼前的父亲。

    然而,现在他却对自已说,冥宗的道统不重要了!

    这种信念上的冲击,对冥王太子来说,无比的巨大。

    “都是这颗眼球,都是这颗眼球!……,根本就不应该把它从哀嚎大深渊带回来,应该彻底的毁灭它!……”

    一个隆隆的声音,在冥王太子的耳中越变越大,越来越洪亮。

    自从哀嚎大深渊回来之后,父亲的行径就变得越来越古怪。先是将自已关上掌门密室内,不准任何人靠近。其后,又因为这颗眼球,怒斥自已一顿。在这种事情,在以前慈爱的父亲身上,从未有过。再后来,父亲就做出了这种自毁宗门根基的事情!

    从第一口冥池报废之后,就有宗门长老阻止他。但是完全没有用,还被父亲废了两名长老的功体!

    冥王太子眼中凶光闪动,漆黑的瞳孔中,全部倒映着这颗灰白,死气沉沉,却又仿佛无底深渊的一般的眼球:

    “都是这颗眼球惹的祸。我早该想到,那头邪物亲手交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如此简单。或许,那上面早就附着了,它的一缕分身意识。正是因为它,父亲才会性格大变……”

    冥王太子指尖,一缕黑色的冥气缠绕着,翻滚不休,隐隐变化出一头冥兽的样子。这是冥王太子从冥王世界得来的一门强大功法。要想毁掉一颗来历不明的眼球,绝对是绰绰有余。至少,冥王太子并不怀疑这一点。

    “你不是一直很好奇,这颗眼球的来历吗?那我就告诉你……”

    冥宗宗主的声音波澜不惊,徐徐的有大殿中响起,但声音中那股奇异的力量,却如同一道雷电一般,瞬间击中了冥王太子,阻止了他的行动:

    “这颗眼球,就是‘冥王之眸’。是远古大地寂灭之后,冥神留下来的,唯一的血肉真身!只要冥神能够复活,那么我们冥宗的道统就永不磨灭。甚至于连我们与剑宗的恩怨,也能一夙得偿……”

    “轰!”

    冥王太子如遭电殛,身躯猛的一颤,双目暴睁,不可置信的惊呼道:“什么!”

    这一刻对冥王太子造成的冲击,还远在信念崩塌之上。冥宗的各大典籍都有关于《冥神》的记载。甚至于冥宗的创派祖师,在冥宗中传言,就是得到了冥神的启示,才创立了冥宗。

    这些故事,冥王太子耳熟能详。但是传说太过遥远,更多的时侯,冥宗门人是将这种事情,当做遥远的虚无的神话传说。

    但是现在,冥宗宗主居然说,冥神确确实实是存在。而且,这颗眼球就是他遗留真身……,这种事情太过震撼了!

    “怎么可能!”

    冥王太子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就是“父亲已经疯了,他已经丧失了理智”。然而就在这一刻,似乎是感觉到他的怀疑,冥池上方,那颗巨大的灰白眼球中,突然浮现一丝血丝。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转眼之间,整个眼球都布满了血丝。

    “嗡!”

    就在冥王太子的眼皮底下,这颗原本仿佛死了一般的眼球,突然之间,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活了过来。血色的眼球,骨碌一转,就远远的,阴森森的盯住站在身后的冥王太子。

    “轰!”

    这一刹那,没有任何的征兆。冥王太子体内固若金石的冥宗真气,突然“轰”的一声溃散。就仿佛被散功了一般。无穷无尽的压力,庞大的难以想像,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整个天地,都覆压在了冥王太子的肩上一般。

    眼中,无尽的黑暗,扑面而来。冥王太子瞬间感觉自已的意识,被一股冷酷、血腥、残忍的气息所包围。整个身躯顿时动弹不得。

    “咝!”

    冥王太子顿时手足冰凉,如坠冰窖。无边的恐惧,从心中升起,那是一种臣子面对君王,奴仆面对主宰的感觉。

    “……好了,这件事情,你不必过问了。为父自有主张!”

    冥宗宗主的声音,若有若无,仿佛呓语一般,从无尽的天边传来。但这呓语,却及时的救了冥王太子的命。

    “是,父亲。”

    冥王太子冷汗涔涔,再不敢说什么。这一刹那,他似乎是从死亡的边缘,重新活过来一样。再不敢小觑了这颗血色的眼球。

    “跟我来吧!诸位长老已经在等着了。”

    冥宗宗主大袖一卷,一股浑厚的真气,立即卷起冥王太子消失不见。在他身后,第七座冥宗冥池,应声而碎,彻底的毁灭。

    当冥王太子出现的时侯,已经是在冥神之殿了。

    这座冥宗最重要的大殿,乃是冥宗镇派宝藏镇压之处。也是冥宗最为重要的中枢,平时若无召见,就算宗门大长老都不得入内。但此刻,却是人头攒攒。

    一名名穿着黑色冥袍的冥宗长老,神情默默,站立在冥宗第九口,也是最重要的“冥神之池”前。神态恭谦。

    “宗主!”

    当冥宗父子进入的时侯,众人纷纷躬身行礼。

    冥王太子一眼就看出,这些以往真气磅礴,气势惊天的冥宗强者,这一刻却显得极其的虚弱。似乎真气耗损极大一样。而在他们中央,原本是墨绿色的“冥池”池水,也变成了血红色。沸腾的雾气中,飘荡着一股剌鼻的血腥气味。

    “剌破中指,将你的精血洒入其中!”

    冥宗宗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容置疑。

    冥王太子怔了怔,却还是下意识的照做了。就在血水入池的刹那,一股庞大的吸力从冥神之池中传出,冥王太子体内的冥宗真气立即如泥牛入海般,疯狂的涌入其中。

    “不好!”

    冥王太子心神大骇,但却根本反抗不了。而就在这个时侯,冥宗宗主做出了最后的,最重要的一步。

    “呼!”

    血红色的诡异的眼球,平平飞出,穿过冥池上方。飞入冥池之畔,眼神空洞的巨大冥神雕像中。

    “轰隆!”

    眼球飞入的刹那,整个地下冥宗天摇地晃。一道黑色的精气,从地下直冲云霄。整个荆洲大地,飞沙走石,狂风大作。而冥池之畔,本来只是一个死物的“冥神雕像”,突然之间仿佛拥有了生命,活了过来。

    整个冥池的池水,瞬间被吸空。而冥神金身另一只空洞的左眼,能量汇聚,在规则之力的作用下,另一个金色的冰冷的眼眸,瞬间猛然睁开,一股庞大的威压立即破体而出,笼罩在殿。

    “砰!”

    众人心神剧震,所有冥宗强者“砰”的一声,跪伏在地:“参见冥神!”

    这双金色的眼眸,却只是在众人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立即望向虚空。一个强横的意识,这一刹那,破空而出,直冲云霄:

    “哈哈哈……,阎魔天子,我又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