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九百九十七章 交易 三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九百九十七章交易(三)

    第九百九十七章

    (最后几小时,求***!)

    “方云?!”

    十三皇子刘彻惊得站了起来。这里乃是边陲,方云按道理应该是在上京城中。而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刘彻也没料到,自已刚刚才说到他的时侯。方云居然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已面前。

    如果说刘彻的震惊,是因为方云的突兀出现的话。那么霍去病心中的震动,只有更厉害。刘彻感觉不到方云的气息,还是说得过去。但是霍去病却是上古的传奇霸主,经过漫长的时间,更是达到了地魂级的顶尖境界。可以和杀戮宗主这类上古的宗主人平起平坐。

    但是,以他的修为,居然事先也没有任何的察觉。连方云潜到了营帐中,都没有发现。更令霍去病心中震动的是,上次见面的时侯,方云还是个无足轻重的后辈。

    虽然,方云在大周朝里显得举足轻重,但在霍去病这种真正的强者眼中。却还不够份量。但是再一次见到,方云的武道境界居然直追自已。虽然还有不如,但身上那种强烈的空间之力的波动,分明是神通境第三重传奇级才有的气息!

    “冠军侯,京城一别。好久不见了!”

    方云感觉到霍去病的目光,霍然转首,哂然微笑。他虽然被人皇册封为大周的“冠军侯”,但眼前这位,却是名副其实的中古第一“冠军侯”。方云的这名头,说起来还是源自这位中古的传奇霸主。认真说起来,眼前这位,才是真真正正,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冠军侯”!

    方云当然感觉到了霍去病的惊讶,他之所以能蒙蔽霍去病的感知,凭的不是自身的功法。而是升级后的天地万化钟。现在的他,若是有意,不管是现在上古的哪一个宗主,都不可能提前感觉到他的气息。

    不过这些,却没有必要对霍去病一一详细说明。

    “霍某已经不是弱冠之年,当不得‘冠军侯’,而且时代变迁,现在已经不是中古的那个朝代了。倒是方侯爷,年少英雄,这个冠军侯倒是名副其实。”

    霍去病回过神来,微微拱手,淡淡道。言语之间,却是间接承认了,自已就是中古那位冠军侯霍去病的身份。

    方云闻言,目光眨动了一下。虽然关于十三皇子刘彻身边那个神秘人的身份,外界早有诸多传言。但是真正从他口中证实,又是另一回事了。

    “名宗巨擘莫自牢,诸教万派避白袍”,这句流传中古的话,方云也是多少听过的。单单是看外表,眼前这位儒雅的中年男子,怎么也不像那位中古杀伐惨烈的传奇强者。不过,方云也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单看外表的。

    以霍去病的身份,居然会自甘臣服在皇子刘彻身边。刘彻的身份也就显得更加的尊贵和神秘了。

    “方云见过殿下。”

    方云直到此时,方才转过身来。对着刘彻行了一礼。

    “冠军侯不必多礼。本宫现在也只是边陲待命之身。不是什么殿下、皇子,一切繁文耨节就不必了。”

    刘彻挥了挥衣袖,淡然一笑,对于方云先拜访霍去病,再来拜访自已却是不以为意。霍去病的存在,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注意。

    这段时间,时常有些强横的意识前来打探,不过都被霍去病吓退了。这些人里面,多方云一个不多。少方云一个不少。而且,刘彻秉承的“帝王心术”,这点小事,自然不会往心里去。

    更重要的是,刘彻并非愚蠢之人。方云虽然出现的突兀,但是微一沉思,刘彻立即隐隐明白方云的来意。心中自是狂喜。他如今身单力孤,正是用人之际。若是能得方云之助,自是如虎添翼。

    三人分宾主坐下,随后刘彻给方云沏了一杯茶,营帐中立即默然无语。

    刘彻现在是皇子,若是未来继承大统,那便是人皇。小小一杯茶,也不是谁都能喝的。方云瞧了一眼,并没有举起。刘彻可以做个样子,他却不是能真喝。

    群臣之道,很多隐患,往往都是由早年的一些小事引发的。

    方云微一沉吟,没有多耽搁,立即说出来了来意:

    “殿下,实不相瞒,方云此行乃是有事相求,希望能得殿下相助。”

    “哦。”

    刘彻眉头一动,一副惊讶的样子。不过,心中却是早有预料:

    “不知道冠军侯说的是什么事情,若是本宫能帮上忙,自然不会推辞。”

    方云微一思忖,也不隐瞒,便把事情经过叙说了一遍:

    “江湖谬传,说是在下杀了噬魔宗主。如今帝魔宗的人已经盯上我。恐怕很快就会派人来追杀。那些宗派中人,我倒不怕。不过,我兄长方林却是军中,却并不像我一样,有自保之力。魔道中人行事向来不择手段。我只怕他们对付不了我,便我大哥方林下手。因此,还想请殿下,在我不在的时侯,护全我的大哥方林。”

    “!!!”

    方云虽然是一翻轻描淡写,尽力将噬魔宗主的事情淡化。不过,十三皇子刘彻和霍去病还是能闻到一股凝重的味道。主仆二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极度的震惊。

    噬魔宗主这样的人物,霍去病丝毫无惧。就算面对上了,恐怕吃亏的还是噬魔宗主。不过,哪怕是霍去病也没有必然的把握,可以杀掉噬魔宗主。毕竟,这样的人物武道经验无比丰富,只要事情不对劲,稍沾即走,远退千里,还是做得到的。

    一个上古宗主执意逃跑,哪怕是霍去病也没有办法可以阻拦。但这样的人物,居然死了。刘彻不信,霍去病也不信!

    然而事实摆在面前,如果此事只是江湖讹传的话,方云不可郑重其事,向两人求助,以庇护正在军中效力的方家长子方林。

    刘彻和霍去病毕竟是事外之人,弄不清事实真相还情有可原。但帝魔宗一干人却绝对不可能弄错。没有确实的证据,绝对不会针对方云。而方云一直在刘彻和刘启之间摇摆,都拖了这么久了,也不会突然在这个时侯,出现在两人面求。

    说是请求帮助,但其实已经变相的是在这场皇子之争中,开始站队了!

    “情义侯乃是我大周社稷之才,帝魔宗如果真对情义侯下手。本宫自然不会的置身事外。”

    寂静之中,刘彻开口了,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就应承了方云的请求,不过,话声一转,立即急转而下:

    “不过,本宫毕竟实力有限,比不得三十六弟,有五雷宗在背后撑腰。也比不太子殿下,有皇后娘娘宠着。如果帝魔宗派的只是脱胎境的武者,本宫自然都会打发了。但是如果是脱胎境以上的武者的话,这个……恐怕力有未逮啊!”

    刘彻说着,头颅微垂,一副爱莫能力的样子。他说这翻话的时侯,自动略去了霍去病的实力。

    “终于来了吗?不见兔子不撒鹰,还是要等待我表态吗?”

    方云心中了然,这哪里是什么“力有未逮”啊。真要是来的什么脱胎境的武者,哪里用得着刘彻出手。以大哥的实力,完全就可以打发了。

    刘彻这翻话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要方云在他、刘启、和刘秀之间,做出抉择,表明心迹。

    刘彻学的“帝王心术”,为了等今天这个机会,他实在是等得太久了。好不容易抓到这个直接逼方云表明心迹的机会,哪里会错过。

    面对刘彻隐晦的逼迫,方云并没有太过犹豫。几乎是顷刻之间,就以一种**裸的态度,表明了自已对刘彻的支持。

    “呼!”

    风声一荡,刘彻只觉眼前一晃,下一刻,方云半个身躯都压了过来。方云居高临下,眼神炯炯,带着强大的压迫力,直视着刘彻的眼眸,隆隆的声音,振聋发聩:

    “你护我大哥,我助你登位!……”

    这翻表白,几近**。哪怕是刘彻一早就希望方云倒向自已。听到这种毫不掩饰的,类似买卖、交易的坦白,也有些突兀,和难以接受。

    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是隐晦的勾当。很少有这种坦白的,**裸的表迹。

    不过,刘彻很快就反应过来,目光熠熠,毫不犹豫道:“成交!”

    不管方云的表达方式**还是不**,对于刘彻来说,方云这个时侯的效忠,来得实在是太及时,太重要了!

    在这场皇子的争夺中,刘秀有皇后娘娘支撑,刘启有五雷宗支撑。而刘彻没有刘秀那么好的出身,也没有刘启那样的好靠山。尽管有中古传奇霍去病相助,但在这皇子之争中,这个优势很轻易的就被抵消掉了。

    刘彻并不占优势。不管隐于身后,母仪天下的战神宫主,还是五雷宗那位还尚未露面的宗主,其实力都足以抵消掉霍去病的存在。而这个时侯,方云和方家的投靠,就显得太重要了。

    现在的方云,已经不是淮安城时,那个无足轻重。对刘彻来说,可有可无的存在了。他和平民侯一脉的经营,以及他本身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都是现在的刘彻所急需的。更重要的是,方云还精通兵法,深谙谋略,是一名智将。这正是刘彻所需要的。

    “砰砰!”

    刘彻心中狂跳,他的双眼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原本沉寂下的雄心壮志,这一刻重新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砰砰砰”的振动起来。

    “方云,只要你能助我登上皇位。日后,方家的权势,必定还在今日之后。只要我一日还坐在皇位上,方家便无人能动得了!只要你想,等我登得大宝,我甚至可以封你为‘武穆’。将大周的兵马,交予你统辖!”

    “武穆”二字一出,即便是方云,也不禁心中一振。武穆可不同武侯,权势之重,一时无两。除了人皇之外,几乎无人可以撼动。

    大周朝一千多万军马,几乎都归武穆统率。正因为如此重要。所以武穆一职,向来选择的时侯,极其慎重,不是谁都可以担当的。武穆一职,都需有皇室血统。刘彻居然声称,要将这个职业,授予一名外姓之人。其中拉拢和重用的味道,不言而语。

    尽管臣子效忠,君王赏赐拉拢。乃是历朝历代的都用过的笼络人心之术。不过,刘彻居然能放出这样的话,还是让方云极为震动。单单是这份魄力,就不是寻常皇子能比了!

    “武穆啊……。”

    方云笑了笑,深深的看了一眼刘彻身边,一动不动,仿佛木头一般的霍去病,轻笑道:

    “还是算了吧。方云并没有这样的野心。方家也无这样的野心。……只要殿下保住我大哥,这场交易也就算完成了。如果殿下真的有心,日后登上了大宝,方云只希望殿下答应我一个条件。”

    刘彻一句话出口,也立即感觉到了后悔。如果把“武穆”一职许给方云,那么又该以何等职位,许给对自已忠心耿耿的霍去病。不过,好在方云并没有接着他的话,应承下来。只是听说他想要一个条件,自然无不答应:

    “什么条件?”

    “呵!”

    方云轻笑一声,深深的看了刘彻一眼:“这件事情,还是等到殿下登上大宝之位再说吧。如果殿下没能登上大宝,我们今天所说的一切,都只是空谈。”

    刘彻点点头,当下不再多说。双方盘膝坐下,对膝长谈。细细商讨,日后布置。大约三个时辰之后,方云才从十三皇子的营帐离开。

    “以三十六弟的消息能力,现在,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吧。”

    刘彻望着帐篷外,微笑道。

    “应该已经收到了。”

    霍去病淡淡道。

    “……要想得到方云的效忠,可真是不容易啊!”

    刘彻感概着,脑海中,却是想起了刚刚,方云和他讨价还价的样子。

    “但是……,很值得!不是吗?”

    霍云病盘膝不动,瞳孔中却闪过阵五彩的光芒。微微一笑,他伸手一抬,便将杯中的香茗,一饮而尽。

    “确实值得。”

    刘彻哂然一笑,同样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