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皇族 皇甫奇

第九百九十六章 交易 一、二 两章合一

www.pshranch.com 大周皇族 

    第九百九十六章交易(一、二)两章合一

    第九百九十六章

    (码得很晚,很累。就不分章了)

    “轰!”

    巨大的白色骨刃,撕山裂海,破碎虚空,猛烈的斩过去。眼看方林就要丧命当场,突然之间,一只裹着青铜战甲的手臂,猛的举起,横亘在白色骨刃的前方。

    “砰!”

    足以将方圆数千里的空间都撕碎的巨刃,斩击在这只青铜手臂上,就像是撞击在了一块无比坚硬的钢铁上面,纹丝不同。不止如此,巨刃中蕴含的所有的毁灭力量,在击中这只手臂的刹那,全部都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吸走,就仿佛是那条手臂,连接着另一个无底的世界一般。

    “什么!!”

    这出乎意料一幕,让在场的两位宗主,心中狠狠的震动起来。就像是被几头史前巨兽,狠狠的碾压过去一样。两人就像看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神情充满了无比的震惊。

    “不可能!!”

    战魔宗主眼睛暴突,几乎要跳了出来。他非常清楚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实力,但同时,他更加清楚的古魔宗主的实力。两者之间的差距,不是一层两层,而是足足五个巨大的境界。这种差距完全不可以道理计数。

    一个天冲境的武者,没有任何实力,任何理由,可以逃过地魂巨头的致命一击。特别是,他竟然还举手,毫不废力的挡了下来。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

    一旁,隐藏巨大魔神黑影中的男人,心中掀起一片狂涛骇浪。做为当事人,古魔宗主心中的震惊,比之战魔宗主要来得厉害的多。他非常清楚那一击的力量,这个方林完全不具备挡下来的力量。

    然而,事实是,他挡下来了。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

    黑暗之中,方林缓缓的抬起头来,带着悠悠的叹息。他那一头黑色的笔直长发,丝丝散开,在虚空中疯狂的摆动起来。一股浓烈的黑气,从他的全身窍孔中,缓缓的散逸出来。这些黑气并不散开,而是如有生命般,聚于方林的周围,化身乌云状。

    “咝!”

    黑暗中,战魔宗主终于看到了方林的眸子,这一刹那,战魔宗主如坠冰窖,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湮没至头。做为上古的宗主,战魔宗主的意志,向来极为坚定,极难撼动。但是在看到这双眼眸的刹那,战魔宗主却产生了一种不战而逃的感觉。

    眸子依然是那对眸子,但其中透露出的强烈的黑暗气息,却令人不寒而栗。那种气息,和魔道或者邪道中人的气息完全不一样。那种黑暗,冰冷剌骨,不带有任何人类的感情。

    在看到那一对眼眸的刹那,战魔宗主感觉自已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恐怖,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的非人生物!

    旁观者清,入局者迷。战魔宗主虽然感觉到了方林身上的异样,但是古魔宗主却根本没有发现这点。他此刻,心中完全被一种极度的羞辱充斥。

    “不可能。你这样的蝼蚁,本座一根手指,都不知道要按死多少个。我就不相信,你能挡得下我的攻击!——再来!”

    一句再来,古魔宗主毫不犹豫,又是一拳挥出。

    “宗主……”

    战魔宗主有心提醒,但是这个时侯,古魔宗主已经什么都听不进了。

    “轰!”

    滚滚的魔气,带着苍凉、狂暴气息,化成一只山峰般巨大的,凝如实质的魔神之手,一拳狠狠的轰向方林。这一拳还没有落下,方林身下的山体已经支撑不住。“咔嚓”一声碎掉,崩解成无数的碎石,向着下方滚落下去。

    然而方林的身躯,却丝毫不受影响,依旧悬浮在虚空之中。

    “轰!”

    巨大如山的魔神之手落下的刹那,那只青铜裹臂的拳头,蓦然从魔神之手的手背穿出。轻轻一绞,顿时不费吹灰之力瓦解这雷霆万钧的一拳。那种举重若轻的样子,就仿佛是从一块豆腐中穿过一样。

    “!!!!”

    看到这一幕,古魔宗主和战魔宗主已经震惊的无法言语,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虚空一片死寂,只余下冷风的呼号声。

    “我并不想要动用这种力量,可是,你们却逼得我不得不用。”

    方林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叹息,再次在虚空中响起。那声音冰冷冰冷,像是无数把锋利的刀子,在虚空中划过。

    古魔宗主瞳孔收缩,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和恐惧。眼前的一切,已经完全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了了。尽管还没有看到致命的危险,但古魔宗主心中却疯狂的跳动起来,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居然产生了转而就逃的冲动。

    “你到底是什么!”

    古魔宗主脸孔抽搐着。他绝不相信,一个天冲级的武者,能够挡下自已必杀一击。

    “一个杀你的人!”

    声音一落,方林突然一步踏出,猛然暴起。

    “砰!”

    整个天地猛然一颤,方林的全身骨节爆响,发出咔嚓嚓的声音。他的身躯,仿佛巨人一般,急速拨高。而同一时间,一股浩浩荡荡的黑气,仿佛爆炸一般,从方林全身喷薄而出。这股黑气冲霄而起。而方林的气息,就在这股黑气喷出的刹那,不可思议的速度暴涨起来。命星境,命魂境,传奇境,地魂境……,而且居然还在增加!

    “啊!——”

    一声痛苦的***声,响彻虚空。无边无际的黑气,以方林为中心,幅射开来。这一刻的方林,完全被浓稠的黑气淹没,而他暴发出来的气息,就仿佛一头史前的凶兽一般。在他的身上,再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的情感,余下的,只有催毁对方的念头。

    古魔宗主和战魔宗主脸色狂变,做为上古赫赫有名,威震八方的宗派掌门。他们从没有感觉到如此可怕的危机感。那种灭顶之灾的感觉,几乎要让人疯狂。

    “快逃!——”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吼出的,两人是几乎同时选择了转身逃跑。做为地魂级的巨头,就算遇到再强的高手,也有一搏之力。但古魔宗主居然选择了不战而灾。他的脸色极其的苍白,毫无血色,就仿佛是撞鬼了一般。

    这本来是一场普通的报复行动。方云杀了噬魔宗主,古魔宗主就先杀了他哥哥方林,再以方林将方云引来,击而杀之。以振奋魔道联盟的士气。

    然而,这场普通的狩猎行动。突然之间,形式逆转。猎人和猎物居然互转身份。

    血腥、残酷、冷酷、无情、吞噬、毁灭……,古魔宗主从没有想过,会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感觉到如此可怕而惊竦的气息。那种气息,根本不是一个人类能散发出来!

    “逃!逃!逃!逃!……”

    古魔宗主丹田真气,疯狂的爆炸。所有真气都燃烧起来,转化为磅礴的力量。试图逃离这个地方。然而不管他怎么努力,身后那股黑暗而冰冷的气息,却是越来越近。古魔宗主身上露出极度恐惧的神色。

    “吼!——”

    一声巨大的非人的咆哮。滚滚的黑气,如同拥有自已的生命一般,猛的落下,瞬间将古魔宗主淹没。只听得一声短促的惨叫,一切立即化为死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年轻人身上,怎么会有如此黑暗的气息!……”

    战魔宗主感觉自已快要被那股可怕危机感,逼的发狂。他清楚的听到了古魔宗主临死前的惨叫。然而他却没有一点勇气回过头去看一下。

    这一趟陪伴古魔宗主,来抓捕方林,本来只是为了讨好魔道联盟。讨好神秘的“混沌老祖”,顺便发泄一下,在方林的弟弟,方云身上受的气。然而,战魔宗主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弱小”的哥哥,居然比弟弟,更加的恐怖,更加的可怕。

    战魔宗主宁愿自已面对那个弟弟,也不面对此刻的方林。

    “放过我!我愿望降服!……”

    战魔宗主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一个上古的宗主,臣服一个大周朝的小小王侯。这种事情,若是被上古的同道知道,必然颜面扫地。然而,颜面再重要,又怎么比得过性命。

    战魔宗主终于做出了,自已唯一能想到的,可以救自已命的办法。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只巨大的拳头。

    “砰!”

    一只巨大的拳头,裹着青铜战甲,干净利索的从战魔宗主的胸口穿了出来。原本轰鸣的虚空,终于寂静下来,再没有一点的声音。

    “啊,啊……”

    战魔宗主眼眸暴突,他的身躯僵硬,嘴唇一张一翕,想要说什么。然而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声。

    “没有人,在杀了我的部下之后,能不付出代价……”

    方林的声音在战魔宗主的耳边响起。声音很冷,剌人骨骸。方林右手一收,战魔宗主胸口的大洞,便猛烈的燃烧起来。黑色的烈焰,由内而外,将战魔宗主整个吞噬。

    战魔宗主只觉眼前天旋地转,随后便是无尽的黑暗,再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呼!”

    狂风一卷,战魔宗主残躯烧化的灰烬,便随风洒去。

    瞬息之间,接连击杀两名上古巨头。方林周身可怕的黑色烈焰,终于慢慢收缩,没入体内。而他的气息,也一路直降,从神通境,一路跌到在天冲境,恢复到自已原来的水平。

    一个大周朝二十多岁的王侯,居然接连击杀两名上古赫赫有名的宗师巨头。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必定要震动天下。

    然而,方林做完这一切之后,却没有任何的喜悦。他的脸色一片苍白,皮肤下透露出一丝淡淡的乌黑。磅礴的汗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他的发际、额头,脸颊,疯狂的涌出,瞬息将,就将他的头发,衣服全部浸透。

    方林一身尽湿,仿佛从水里打捞出来一样。他的脸上露出深深的疲惫,闭上了眼睛,仿佛虚脱了一般。

    武者,只要有使用了超出自已能使用的力量时,才会出现这样虚弱的状态。

    “第二次……”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苍老、沙哑而生涩的声音,微不可闻,在方林的脑海中响起。带着某种冷笑。

    “我知道。”

    方林漠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然而很快,方林就睁开眼来,抬头望向虚空的某处。这一刹那,他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波动,那是方云的气息。

    “小弟……”

    只有在这一刻,方林的眼中,那种非人的气息才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的感觉。然而很快,想起了什么。方林摇了摇头,眼中露出痛苦的神色。有些无奈,有些悲伤,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只能独舔伤口。

    “嗡!”

    方林衣袖一拂,很快抹去了虚空中古魔宗主和战魔宗主留下的气息。然后身形一纵,离开了这里。在距离百里之遥的另一座普通的山峰上,方林现出身来,站立在山峰上,遥望虚空,默默的等待。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笑容。

    “大哥!”

    一道惊虹从天空坠下。几乎是在方林现身不久,方云立即穿过层层虚空,从天空落下,出现在山顶,方林的身旁。

    “大哥,你没事!”

    方云一脸的焦急,一把抓住方林的手臂,一股真气立即涌入了他的体内,察看他的状况:

    “我刚刚感觉到,我留在你身上的一丝烙印,被我屏蔽了,立即就赶了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对你出手?告诉我,我让他碎尸万段!”

    “小弟,”方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就仿佛刚刚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一样:

    “我能有什么事?我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吗?至于刚才,也就是几个小毛贼。还威胁不到我。已经被我打发了。”

    方林一脸的轻描淡写,丝毫没有透露古魔宗主和战魔宗主的意思。

    有些事情,只能独立承担。有些痛苦,只只默默承受。说出来了,只是增添无谓的担忧!

    “真的?”

    方云一脸认真的看着方林。不管怎么样,看到大哥方林平安无事,方云心中总算松了口气。

    “真的。”

    方林笑了笑,把话题转移到了方云身上:

    “倒是你。才几个月不见,实力又增长。宗派界传言,你杀了噬魔宗主。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嗯?”

    方云皱起了眉头,眼皮微不可察的跳了一下:“有这种事情?大哥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在哀嚎大深渊,利用邪神之力击杀噬魔宗主的事,几乎没人知道。方云这才刚刚从哀嚎大深渊回来,这件自以为隐秘的事情,居然就传得天下皆知。由不得方云不心惊。

    “据说,是冥宗宗主传出来的。你可要小心,毕竟,这件事情可影响不小。”

    方林提醒道。

    “冥宗宗主,难道……,原来是他!”

    在哀嚎大深渊的时侯,方云就一直隐约感觉有到人存在。只不过,对方的气息捉摸不定,似近似远,若有若无。此时听来,居然就是冥宗宗主。

    冥宗太子,方云倒是见过几次。但是冥宗宗主……,这种庞然大物,方云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引起他的注意。

    不管是以往,还是现在。方云都自问和他没有什么交集。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引来他的敌视。尽管他并没有对自已出手,但是仅仅是传出这个消息,就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方云现在还没有比肩这些上古宗师的实力,这对他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方云眼神闪烁,若有所思。连身在军中大哥都知道这个消息,现在恐怕是传得天下皆知了。“魔道大会”和“帝魔宗”方云都是知道的。死了一个噬魔宗主,恐怕以帝魔宗为首的魔道联盟,会很快对自已不利。

    “大哥,军中你恐怕是不能待了。我怕这些人会对你不利。魔道中人,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地魂级的巨头,连我都难以对付。更没能力派人来保护你了。我这就想办法,让军机处将你调回去。这些方外宗派势力虽大,但应该还难以插足上京城。你在哪里应该会安全此。”

    方云睁开眼来,对方林道。他想起王惜朝,这件事情,也只能拜托王惜朝了。

    方林皱了皱眉,若有所思道:

    “毕竟是上古的巨头,应该还不至于做出这种自降身份的事吧。而且,现在情况特殊,我毕竟是武将,茂守边关乃是职责所在。更何况,从上京城调出容易,但要想调回上京城,恐怕很难!”

    方云闻言也蹙起了眉头。现在的情况,确实是属于兵多将少的情况。军机处的战作策略,是边境屯重兵,威慑周边。造成的规模和气势,越大越大。

    现在,大周朝的王侯,基本全被派出去了。这个时侯,要想调回上京城,一定极为扎眼。大周朝毕竟不是他方云的天下,这种事情一次还行,次数多了。不但人皇会注意到,恐怕武穆也不会容他。

    方云虽然护兄心切,但方家毕竟也是忠义的武将世家。茂守边关,也是职责所在。这个时侯,如果偷偷返回上京城。恐怕连自已都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但是,自已杀了噬魔宗主,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若是因为自已的原因,连累到大哥。那真就是百死难辞其咎了。

    方云心中也是极其纠结。血脉亲情虽然重要,但方家的血脉中,却流淌着忠义的天性。五帝的后裔,也绝不容许临阵而逃!这件事情,要是换过来,恐怕自已也不会答应。

    “这样吧!”

    方云突然睁开眼来,脸上恢复了自信。他毕竟熟读兵法,向来有智。在这种时侯,很快想到了一个人。

    “叮!”

    方云伸出一根手根,一点淡金色的光芒从指尖喷吐而出,化为一枚钟形:

    “这是天地万化钟的规则投影所化。它现在的能力,增强了许多。除了玄冥级的大帝之外,恐怕没人能察觉到你的气息。你带上他,就没有人能抓到你的踪迹。而且有什么事情,我都能及时感应。即便是有人想有心屏蔽,也屏蔽不了。”

    方云这句话倒是不假。天地万化钟吞噬了一枚“时间晶体”之后,各方面的能力都大大提高。遮掩天机也是如此。除了各荒的大帝,只是的无人能感应到他的气息了。

    “嗯。”

    方林点了点头,从方云手中接过这枚淡金色的“小钟”。

    “这些人只有在找不到我的时侯,才会去找你。只要我不隐藏起来,他们应该还不会为难你。——大哥,你先回军中。一会儿,我去见个人。有他帮助,只要不是混沌老祖出手,应该还没有人能威胁到你!”

    方云说着,脑海中却是响起了一个人。一个高冠博带,身具古风的中年男子。一个在上京城中,黑白对奕,在兵法之道上赢了他的男子。

    “拖了这么久,也该表态了!”

    方云心中长长的叹息一声。

    十三皇子刘彻和三十六皇子刘启之间的争执,很久已经开始了。双方都希望将方云拉拢到自已的阵营。

    然而,皇子之争,历来是做臣子的大忌。一个站队没站好,就会引来灭顶之灾。但是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十三皇子刘彻身边的那个人,应该足以护佑到大哥。而且,现在群虎噬龙,宗派迭起。大周朝危机重重,大大的淡化了皇子之争。

    这对方云来说,多少是件好事。而且,让方云彻底倒向十三皇子刘启的是,——他和霍去病,此时正好坐镇夷荒边境!!

    …………

    夷荒与大周边际,大军密集,营帐迭起。在山峦的最高峰,一顶牛皮的帐篷内,十三皇子刘启与霍去病,主仆二人,正相对而坐,默默名茶。

    虽然不久之前,才受到了夷皇的剌杀。但刘启很清楚,这种事情不会有第二次。而且,夷荒边际看似剑拨弩张,但刘启同样清楚,短时间内,根本不会有战事。

    所以,主仆二人反倒悠闲的很,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现在的情况,真是中古时代的情形,还要危险啊!稍有不甚,满盘皆输!”

    营帐之中,霍去病举着一杯琉璃玉盏,感概道。他的身前,摆着一张棋盘,上面黑白纵横,隐隐和现在的天下情形,有些相似。

    做为中古的霸主,霍去病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性的强者,兵法之神。然而,哪怕是中古朝廷与邪道最剑拨弩张的时侯,也没有此刻来的紧张与危险。

    中古时代,还没有各荒的危胁。也没有上古的宗派强者。现在的情形,是霍去病从未遇过的。哪怕是兵法之神,面对这种随时可以倾覆棋局的情况,也是步履维艰,步步小心。

    “呵!这件事情,我倒不担心。有父皇在。这些宗派中人,哪怕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难逃出父皇的掌控!”

    刘启淡然一笑,不以为意道。

    从上古到近古,有哪一个王朝的君王的有玄冥境的修为,同时有三皇五帝的道统。人皇虽然听起来,只是近古一个普通朝代的君王。然而,哪怕是上古五帝降生,也不过如此罢了。甚至还要不如。

    毕竟,哪怕是上古五帝,也没有得到过三皇的道统。

    自已那位父皇,或许还远不如三皇,但毫无疑问要超过五帝。拥有一位“五帝”级别的大帝坐镇,这样的江山还有什么可以忧虑的?

    刘启非常清楚,父皇虽然从不显山露水,但当他真正露出真面容的时侯,也就是大局已定,天下定鼎的时侯!

    霍去病闻言,眼中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兵法之道,更加侧重于双方的谋略,和整体实力的情况。然而,霍去病却不得不承认,大周朝上京城中,那位深藏宫中的人皇,个人的超强武力,才是维系现在平衡的决定性因素。而不是那一千六百多万的庞大军备!

    当个人的武力达到这种地步,已经要远远凌架于兵法和谋略之上了。这对于崇尚谋略和兵法之道的霍去病来说,无疑是某种**裸的讽剌和踏践!

    然而,霍去病心中却又升不起任何的反感和不悦。那个人的存在,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属于另外一种存在了!

    “各荒的危胁,倒是可放一放。倒是上京城中需要关注一下了。现在的皇位之争,除了你之外,就是刘秀和刘启了。前者乃是上古宗派战神宫的少掌门,那位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就是战神宫主。至于刘启,听说他已经得到了上古五雷宗的镇派法器‘五雷车’。这对我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霍去病开口道。上古宗派的资源,确实对他们是个极大的危胁。

    “皇后娘娘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刘启闻言,也沉下脸来。瞳孔中露出一丝隐忧:

    “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我唯一能倚靠的,也就只有你和计都了。……可惜方家的那位,迟迟不表明态度,否则的话,我们的压力会小上很多。”

    中古时代,刘启和霍去病虽然也曾执掌一朝,但是时代变迁,那些资源和优势,毕竟也是丧去。几乎是洗白了一般。确实是不如那些资源深厚的上古宗派,有人有人,有钱有钱!

    “殿下何必担心,自有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一阵清郎的声音蓦然在帐篷内响起。

    “谁!”

    霍去病神色大变,以他的能力,居然事先没有任何的发现。

    “我!”

    帐帘一卷,风声荡过,室内已经多了一年。紫冠侯袍,风度翩翩,正是方云。

    (码得很晚,很累。就不分章了)